引 子
日期:2009-12-11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关于周恩来最早到河北的时间,过去河北从事地方党史研究的同志普遍认为是1928年12月11日,周恩来到河北解决顺直问题。近读《周恩来早期文集》上卷(南开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发现周恩来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时,就曾在1916年分别到过河北省的山海关、昌黎等地。这里摘录周恩来1916年春天的一篇题为《春假约友赴山海关旅行短札》的作文加以印证。

全文如下:

某兄伟鉴:

自都门袂别以来,时景迢迢,亦已三月余矣。而踏青时既届,春假之期复临,念此大好时光,不忍虚度,思欲为之能不旅行,以畅我胸襟乎?观察燕赵之习俗,复有昔日所谓感慨悲歌之士者乎?奈敝校同志多有束装归里者,不作此思。忽忆及兄台在此假期内萍迹他乡,不免岑寂,返家之时既不足于百无聊赖之中,闻斯议必奋然兴起无疑,况惜阴如吾兄者乎。旅行目的之地,弟以如肯偕往,山海关为宜一游,观长城形胜,委蜿于西渤海之涛,于东关号第一,地居险要。是行或有所得,则胜于闷居斗室百倍。精神灵敏如兄者,当必赞同。京津非遥,祈赐回玉。明日弟恭候车站,以验吾之所以信兄者也,兄将何以履吾言乎。

此颂学祉无量。

周恩来在18岁时作文“约友赴山海关旅行”,与他的人生经历有关。

周恩来自幼家境窘迫,生活困苦。1910年,他12岁时,就随回家探亲的三堂伯周贻谦从南方来到北方,投奔在奉天度支局俸饷科任科员的伯父周贻赓生活。同年春就读于铁岭银岗书院,秋天又转到奉天第六两等小学堂(后改名为东关模范学校)学习。1913年2月,周贻赓调到天津长芦盐运司榷运科工作,把家搬到了天津,周恩来也随之迁居津门,于是年8月考入南开学校。在南开学校学习的三年时间里,少年周恩来乘坐火车“出关”赴奉天和“进关”徙天津,都要途经连接关内外铁路的交通枢纽山海关,对“地居险要”,可“观长城形胜,委蜿于西渤海之涛”,特别是有“天下第一关”(“于东关号第一”)的山海关留有极深的印象。但当时,他可能仅仅是在火车上望一望山海关古城,并无缘下车登长城“一游”。因此,1916年春天,周恩来则在写约友春假出外旅行的作文时,走笔写出这封给“都门”(北京)友人的短札,表达了自己想到山海关一游的渴望。

1917年6月,周恩来在南开学校毕业,9月赴日本留学。在去日本留学之前,曾专程去沈阳探望又转回东北任职奉天省清丈总局西安清丈行局科员的伯父周贻赓,看望小学的母校师生。据考证,他在去沈阳途中,曾应昌黎的南开同学之邀,到昌黎逗留一二日,游览了碣石山;昌黎距山海关仅60公里,他很有可能借机或结伴,或独行,到山海关一游,再由山海关继续东行。1918年夏天,周恩来曾由日本东京回国到天津探家。他是从东京乘坐火车到下关,再由下关乘船到釜山,取道朝鲜半岛连接东北的铁路,经山海关回到天津的。他在1918年8月1日的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述:“早醒,车已至锦州大站。由山海关改换急引车,路经昌黎、唐山、开平、古冶,怅望昌黎不见。四钟抵津,乘车归家……”据前一天日记,他是在7月31日“晚抵奉”,“九钟复行”的,因改坐的是慢车,早起醒来车已到锦州这个大站。无疑,他是在8月1日上午由山海关换乘“急引车”(快车),赶往天津(下午“四钟抵”)。在换车时,他肯定在山海关车站作了短暂的逗留。1918年8月1日的日记是周恩来早年有关“山海关”的又一段文字。所幸的是,不管是这一天的日记,还是那篇作文,手迹均存留至今。

周恩来在青年时代最后一次路经山海关,是在转年5月。1919年4月中旬,周恩来“回国图他兴”,由横滨乘舟到大连回国,在沈阳、哈尔滨等地盘桓近一个月,才回到了天津。在回津时,他又途经山海关。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