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平镇体察民情
日期:2009-12-11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大年初一,常家附近的街上张灯结彩、人头攒动。周恩来和常策欧发现人群中一位满身油污、疲惫不堪的工人在寻觅什么,遂前去攀谈。

工人们告诉他们:这位工人姓郑,是附近马家沟煤矿的机械匠,趁放假时加班做年工检修机器,以补贴贫困的家庭。现刚刚下班,准备买点东西回家。周恩来点点头,把工人的话记在心里,并拱手向郑师傅拜年。

正月初三,他在常家遇到了串亲的母女二人,见小女孩步履蹒跚,行动困难,心里顿生疑问。

常策欧解释说:“这小孩可能缠足了。”

周恩来鼓起勇气指着孩子的脚对女孩的母亲说:“是天足好还是缠足好啊?现在是民国了,应该解放孩子的脚啊!”

常策欧也接着话题讲了许多缠足的弊病。

孩子的母亲终于接受了他们的意见,回去后放了孩子的脚,这件事后来在开平镇上成为佳话广泛流传。

正月初十是开平大集,常策欧邀了几个同伴陪周恩来到了集上。在锣鼓声中,他们饶有兴致地看了高跷、秧歌表演,品尝了蜂蜜麻糖、棋子烧饼等地方小吃。在观音阁旁,周恩来径直走近一家粮店调查行情。

开平镇曾是冀东有名的一座古城,有“龙岗绕势三千陌,月殿飘香十二楼”之誉,周恩来对这里的楼阁、庙宇非常感兴趣,每到一处都悉心观看,但残破的城垣、失修的建筑无不使他忧心忡忡。“这残破的古老城池多像我们的国家啊!”说话间,周恩来好像想起了什么,问常策欧:“白雅雨就是在这里就义的吗?”

“是的,白雅雨又叫白毓昆,是辛亥滦州起义的主要将领,任革命军参谋长,辛亥起义失败后,于1912年4月撤退至开平东边的古冶时被捕,和七八名起义的志士被杀害,他临刑时表现得异常壮烈,慷慨赋诗‘此身随死了,千古美名传’,就义后,天津政法学堂为他开了追悼会,尸体安葬在金刚桥畔。”

一阵沉默后,常策欧又低声念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随之,周恩来声情并茂地吟诵了骆宾王的绝句:“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近日水犹寒。”

常策欧本想带周恩来到唐山看看,但此时开滦煤矿、京奉路唐山制造厂的洋人、把头正在镇压工人们的“反包工制”斗争,并再次策划向俄国输送华工,社会十分混乱。为防不测,在常母的极力劝阻下,他们未能到唐山作进一步的考察。

正月十二早晨,在常母、姐姐的护送下,他们先乘马车到唐山,而后换乘火车返回天津。

月台上,常母不停的念叨:“恩来,再来啊。”

“伯母、姐姐,我一定再来唐山,一定再来看你们!”周恩来边挥手边大声回答。随着汽笛长鸣,两位学子又踏上了征程。

这次开平之行,周恩来收获颇多。回到天津不久,他写出了许多感怀文章。怎样才能将祖国从危难中拯救出来?年轻的周恩来愈发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