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助周恩来开创顺直新局面
日期:2009-12-11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中共中央没有采纳刘少奇提出的调换工作的请求。于是在12月初,刘少奇从上海又回到天津,为省委扩大会议的召开和迎接周恩来做准备。实际上,早在六大开会期间,中央就了解了顺直的状况,正如李立三所讲“北方党目前比较乱,在莫斯科已经研究了,准备召开顺直扩大会议,任务是传达六大精神,整顿北方党的组织。”为了将顺直省委扩大会议开的成功,刘少奇及省委其他同志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在阅读有关材料后,他们又分头到基层去做实地考察。据当时在顺直省委工作的徐彬如回忆道:

“这期间,我们看了很多材料,有特委的,县委的,也有中心县委的,都是给北方局的报告。其中有些报告写得很好,如保南、保北、直南、京东等党组织的报告,写得很有水平,给我印象很深。”

“我们看了一段时间的材料之后,分四路到基层去调查:潭秋去平汉线保南、保北地区;少奇去京东唐山、玉田、丰润等县;韩连惠去津浦线沧州、大名府等地;我去平绥线北平、张家口等地。半个月以后,大家陆续回到天津,进行会议的具体准备。我们一面着手会议文件的起草,一面进行代表人选等组织准备。起草的文件有政治任务、党务问题、农民运动、职工运动、青年工作、济难会问题等方面的决议案草稿。这项工作由潭秋负责,我协助。关于政治决议案问题,我们只搞了一个提纲,因为要等恩来同志来了以后才能正式起草。有关组织准备工作,由少奇同志负责,詹大权协助。”

  在筹备省委扩大会议期间,刘少奇仍担负起顺直省委的领导工作,指导顺直各地党的工作。12月6日,他们以“潭少连”的名义致信中央,通报“京东护党请愿团”成员傅蔚如等的近期活动情况,并提出傅蔚如已去上海,请中央严肃指出他们的错误,并提出中央应就近直接进行处理。此后,他们还联名发出关于军运问题的通告,并研究制定了工作计划。 

为了解决顺直党组织在政治思想上的混乱状况,一些委员认为“党没有出路”,产生悲观情绪。因此,刘少奇提议,创办一内部出版物,解决这些问题, 澄清在思想上的混乱问题。经过精心准备,顺直省委机关内部刊物《出路》于1928年11月16日正式出版。这一出版物凝结着刘少奇的心血和汗水。刘少奇为《出路》写了《绪言》,指出顺直党内存在的严重问题,出路只有以无产阶级意识去战胜种种非无产阶级意识。“现在一切纠纷都要马上迎刃而解,决定新的政治路线,建设党的真正布尔什维克化的基础。因此,凡关于改造党的意见,集合起来编成这本《出路》,以便同志们研究和讨论。”刘少奇在《出路》上,还以“赵启”的笔名先后发表了《客观环境很好,但是党没有出路?》、《怎样改造顺直的党?》和《错误观念的纠正》、《坏了无产阶级领导权》、《革命的职业家》等文章。这些文章,分析了顺直党组织内存在的问题及其根源,认为“几次改组没有把党内落后的意志肃清”,“改造党的路线是肃清小资产阶级的及流氓的意识,建立无产阶级的党”,并且提出了改造顺直党组织的具体意见。应当指出,当时刘少奇对顺直党组织内的问题估计得过于严重,以致在处理顺直省委的问题上出现了取消主义与命令主义的倾向。但是,他提出的“加强党内无产阶级的意识”,纠正一切不正确的思想和倾向,“严格党的组织秩序与纪律,扩大党的教育宣传工作”,用说服的方法推动同志进步等意见,对于顺直党组织的改造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在进行积极的思想斗争的过程中,经过开展切合实际而又充分说理的讨论,顺直党组织的领导人“大多数接受中央恢复省委职权、扩大省委、改组常委的办法,并一致认为必须积极到群众中工作,从参加和领导群众斗争做起,才能建立起党的无产阶级基础,才能逐渐肃清小资产阶级意识,才是解决党内纠纷的正确出路”。顺直党组织内的思想逐渐接近并趋于统一了。《出路》是一个战斗性比较强的油印小册子。它的主要内容,一是对顺直党组织的出路和如何整顿顺直党组织的问题进行讨论,统一认识;二是论述的组织原则,向党员进行党的组织纪律和基础知识的教育。此外,还刊登一些有关中国革命前途、共产主义事业和党的方针政策的文章。《出路》是一个不定期的刊物,一共出版了13期,到1929年8月31日停刊。《出路》的出版,对于普遍提高广大党员的政治觉悟和思想政策水平,加强党的组织观念,为顺直党组织的改造,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1928年12月11日,周恩来从上海抵达天津。第二天,刘少奇同陈潭秋、韩连惠一起参加了周恩来召集的谈话会,并由陈潭秋向周恩来汇报了顺直党的工作情况。韩连惠作了补充汇报。他们在汇报中详细具体谈了顺直省委及所属各地区的工作情况,并说:在向干部宣布停止省委职权后,党内发生两种意见,一种是同意这种主张,另一种是仍在扩大此前的纠纷。13日,召开中共顺直省委常委会议,刘少奇出席了会议,周恩来在会上传达中央关于解决顺直问题的意见,并耐心细致地做了许多说服解释工作。会议基本上接受了中央的意见,通过了恢复省委职权、改组常委的议案。

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1928年12月22日至12月底,中共顺直省委扩大会议在天津法租界张庄大桥附近两排平房内秘密举行。这是上海地租公司新盖的房子,尚未住人。出席会议的,除参加了中共六大的华北地区的中央委员和顺直省委委员外,还有北平、天津、唐山、张家口、石家庄等地党组织的负责人,共43人。会议由陈潭秋、刘少奇轮流主持。会议开始后,首先由周恩来作政治报告,主要是传达六大的精神。他说,这次会议总的方针是贯彻六大决议,争取群众,发动斗争,准备迎接新的革命高潮。接着,陈潭秋、刘少奇分别作报告。刘少奇在报告中主要分析了顺直党的状况。会议通过《顺直党的政治任务决议案》、《顺直党务问题决议案》以及关于职工、农民、青年、妇女等工作的决议案,党内认识初步取得统一。会议改组了顺直省委常委,后报请中央批准。至此,顺直问题得到了基本解决。

1929年春,刘少奇奉调回上海工作。

从1928年春到1929年春,刘少奇在顺直工作了一年左右。在这期间,面对顺直党组织思想混乱、组织涣散的状态,刘少奇勇敢挑起重担,不辞辛劳,兢兢业业地努力工作,试图在短时间内改变这种严重混乱状况。但由于刘少奇对顺直党组织内的问题估计得过于严重,以致在处理顺直省委问题时显得不够冷静,过于急躁。正如他在《错误观念的纠正》一文中指出的,认为“顺直党的旧基础是落伍了腐烂了,不能在这样的旧基础中找到出路了”,由于这种错误观念,在实际工作中产生了命令主义的错误,如停止省委职权及停止京东各县党组织的活动等。认识到把现有的干部认作顺直党的基础是错误,认为现有的同志都腐烂了也不是事实。他认识到虽然每个同志的脑筋中都有或多或少的错误观念和麻烦问题,但这是长期历史所造成的。因此,“纠正这些错误观念也只有在长期工作的历史中才有可能。改变现在的旧基础,也只有在长期工作中才有渐进的新陈代谢的路径”。刘少奇那时还缺乏处理党内这类纠纷的经验,处理的方法不够细致,但他确实尽了自己的努力。后来,他和陈潭秋一起协助周恩来开好12月省委扩大会议,终于初步扭转了顺直党组织内的严重涣散状态,引导顺直党组织的大部分干部和党员走上从积极开展工作中寻找出路的轨道,使整个顺直党组织“已经较以前为进步”,使“党的生活向着发展工作的路线上前进”。

刘少奇在顺直的工作经历,充分显示出他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的博大胸怀,以及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高尚品质。他勇于承担责任,发现问题及时纠正,这是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思想品德,善于总结经验,加强自己党性的修养。这一切都为他在今后的革命工作中,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和组织基础。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