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头暗号---《益世报》
日期:2009-12-12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1936年4月初,刘少奇到达天津,住在日租界兴安路北洋饭店。河北省委接到通知第一个来接头的是省委秘书长王林。刘少奇见到王林后立即让他汇报情况。王林后来回忆道:

1936年初,当我们得知党中央的代表要来天津的消息时,我们每个同志都有久旱盼甘霖之感,迫切地渴望得到党中央的指示和领导。

党中央派来的代表是谁呢?最初谁也不知道是少奇同志。我记得少奇同志用胡服和KV的代名在河北省委的内部刊物《火线》上发表了不少关于白区工作的、具有真知灼见的文章。有几个同志问我胡服和KV是谁时,我只能告诉他们是个有来头的人物,这是白色恐怖下党的纪律所要求的。

在当时一片白色恐怖下,要从陕北几经辗转来到天津,是要冒极大的危险的。少奇同志从瓦窑堡出发,路经临潼等地到达西安,在谈国帆、刘潍等同志的精心安排下,少奇同志化装成一位身穿缎面皮袍、头戴礼帽的茶叶巨商来到天津,住在日租界的北洋饭店。我是河北省委秘书长,第一个和他接上头。接头的暗号是我手持一张《益世报》,把《益世报》三字露在外边,对话是,我问:你是×××先生吗?他说,是×××。我说,我是李先生介绍来的。随后他让我进了他的房间,并按规定把《益世报》放在桌子上,这样才算接上了头,并规定了我们是亲戚关系。

第一次谈话,他就急于了解华北形势和河北省委的工作情况,我向他一一作了汇报。他问得很细,很具体,提出了不少当时我还难以完全说得清楚的问题。虽然是头一次见面,在他的简短的谈话中,对我们的工作还是作了许多中肯的批评。在我向他介绍了河北省委主要干部的情况后,他非常高兴地说道:“真没有想到我们还有这么多强有力的骨干,这可是党的宝贵财富呀!”言谈中,他对干部表示了深切的关怀,寄予了很大的期望。第二次谈话,比第一次谈得更深更具体,大部分时间都是他讲的,谈完话后,他才用手在桌子上写了刘少奇三个字。这时,我的心情无比激动,心想,这一下遭到敌人连续破坏后的北方党有希望了,内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听了他对当时形势的分析和所提出的党在白区工作的方针、任务,以及在对敌斗争中的一些策略原则,使我顿开茅塞,深感少奇同志的到来,给我们战斗在敌人血腥统治区的同志们,带来了党的温暖,增添了力量,心里有了明灯,工作有了方向。

接着,北方局负责人高文华、柯庆施、李大章,还有天津市委书记林枫,先后同刘少奇见了面。不久,刘少奇搬到黑龙江路隆泰里十九号“惠兴德成衣铺”楼上居住,以正在养病的南开大学周教授的名义作为掩护。

关于刘少奇是什么时间到天津的,据刘少奇1943年3月在总结自己在华北、华中工作经验的报告中说明:“1935年冬天,中央决定我到华北去工作。1936年的春天我到了天津。当时中央给我的任务,是指导华北党的工作,进行统一战线工作,并在全国范围内宣传党的新政策。”另据当时在中共天津市委工作的郭明秋曾回忆说:

刘少奇同志是1936年4月初到天津的。这个时间是少奇同志当面对我说过的。1959年秋的一天,我去东郊工人体育场看节目,我坐在主席台上后面几排,毛主席、刘少奇同志坐在前排。中间休息时,在休息室里,我问过少奇同志:“你到底是什么时间到天津的?”他说:“(1936年)4月初呵!”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得很干脆。回到家里,我还告诉林枫同志。他还说我:“你不问些大事,问这个干什么。”目前对少奇同志到天津的时间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说法是2月份,有的说法是3月份。有人说少奇同志到天津时穿着皮衣,戴着皮帽,天气比较冷,因此认为是二、三月到的。我觉得少奇同志说的4月初是准确的。因为,4月初北平、天津的天气还是比较冷的。而少奇同志当时有胃病,吃得又少,身体很虚弱,衣服穿得多点,穿皮衣、戴皮帽并不稀奇。他又是从陕北出来的。他参加了1935年12月在瓦窑堡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开完会,已经是1936年初了,经过一个多月的旅途,到天津时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身上穿着的仍是出来时的那套衣服,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当时才19岁,4月份还穿毛衣、毛裤,阴天下雨还觉得冷,何况少奇同志身体那么虚弱。当然,我没有亲眼看到少奇同志到天津时的模样,但从当时的情况来判断,少奇同志4月初到天津是对的。还有,他从陕北那边来,路过北平,在“三·三一”抬棺游行之后才到达天津。和少奇同志一起到天津的,有他的爱人阿香(谢飞),还有一位姓徐的交通员,是一个农民出身的同志,大概记得是南方人。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