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调查摸实情
日期:2010-04-15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周恩来一到天津,就不顾旅途疲劳,立即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他没有等到第二天,当晚便首先听取了陈潭秋、刘少奇、韩连会、张昆弟等省委领导人的工作汇报,听取他们对顺直省委的工作意见。陈潭秋等人在谈顺直省委所属各地区和各系统的工作情况时说,在向干部宣布停止省委职权后,党内发生两种意见:一种是同意这种主张;另一种则是仍在扩大前次的纠纷。他们还汇报了召开顺直省委扩大会议的筹备情况。谈话会决定:扩大会议的政治报告由周恩来自己起草。在研究出席扩大会的代表名单时,周恩来的意见是,凡出席六大回来的华北地区的中央委员都可以参加,但代表的名额不宜多。经反复研究,由50多人压缩为40多人。并与陈潭秋、刘少奇、韩连会等共同商讨召开省委扩大会议的准备情况。

13日,召集顺直省委常委会,周恩来作中央关于解决顺直问题的意见的报告。常委们都表示接受中央的意见。会议通过了恢复省委职权,改组常委的议案。

从14日开始,周恩来又连续参加和召开了一系列基层党组织的会议,听取中下层干部的意见。14日上午,听取了团省委书记何成湘的工作汇报,同他讨论了青年的思想工作;晚上参加了天津纱厂支部座谈会,了解下面党员的思想情况。15日上午,参加了天津胶皮(洋车夫)支部座谈会(当时天津基层党组织仅保存了纱厂和胶皮两个支部——编者注)。下午,他主持召开了天津基层党支部书记和省委工作人员联席会,向与会者作了政治报告,听取他们对省委的意见和解决党内矛盾的办法。通过认真动员,大家敞开思想,畅所欲言,从而了解了党内大量的思想情况。1928年顺直省委十二月扩大会议的《党务问题决议案》曾这样描述党内的情况:“党员群众的确是日渐涣散,一部分被诱于国民党或第三党,思想消极而离开党;一部分虽尚在党内而畏惧胆怯,思想比群众还落后;极少数的部分尚能在群众中起作用。”“由于这两年来历史上堆积的错误……相互间关系坏到极点,互不信任,互相猜疑……谁也不愿意真心实意地到群众中去做工作”,“大家唯一的观点,便是由中央另派几个得力而观念正确的人做指导工作,大家便都可不闹任何问题而切实工作了。”在暴露思想的基础上,经过耐心引导和细致工作,大家都表示今后“愿到群众中工作”,如此,中下层干部的思想也都渐趋统一了。

16日,周恩来赴唐山做“京东护党请愿团”的工作。这是顺直党内矛盾的难点。他到唐山后,同“请愿团”每个成员都进行了亲切和诚恳的谈话,耐心听取他们对省委工作的意见,肯定他们意见的正确方面,支持他们对省委工作的批评,同时指出他们在组织上的错误。经过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他们全都解开了思想疙瘩,心悦诚服地接受了批评,表示和党同心同德共同解决问题。遂使“京东请愿团”的问题迎刃而解。

接着,周恩来又抓紧有限的几天时间,进行紧张的多种多样的调查研究工作。他接见各地党组织的负责人,下去参加各区委和支部的会议,广泛听取他们对省委和中央的意见和要求;考察下层党员群众的实际生活与工作情形,以备做决定工作计划的根据。在此期间,他对大家做了许多深入细致的耐心的说服教育工作。

由于周恩来在深入调查研究,弄清实际情况的基础上,坚持从思想教育入手,开展切合实际而又充分说理的批评,引导党员以向前看的精神,从积极工作的过程中去求得纠纷的解决,这样做果然收到预期的效果。周恩来在12月17日给中共中央的信中讲到:经过工作,“大多数接受中央恢复省委职权、扩大省委、改组常委的办法,并一致认为必须积极到群众中工作,从参加和领导群众斗争做起,才能建立起党的无产阶级基础,才能逐渐肃清小资产阶级意识,才是解决党内纠纷的正确出路。”

原来像一团乱麻而令中央深感棘手的所谓“顺直问题”,周恩来到天津后,与刘少奇、陈潭秋等通过深入细致,耐心教育的工作,终于很快理出了头绪。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