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和整顿华北党的组织
日期:2010-04-15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恢复和整顿华北党的组织

 

恢复和整顿华北党的组织,是刘少奇扭转华北党组织被动局面的首要任务之一。

他首先健全北平、天津两个市委党的机构。从组织上纠正了对李铁夫等人的错误处理,恢复了李铁夫的领导工作。调河北省委驻冀东代表李葆华任北平市委书记,以后又派李铁夫任天津市委书记,原天津市委书记林枫改任刘少奇的秘书。同时,纠正了不顾客观条件在直南发动平原游击战争的错误。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队),作为中共领导下的进步青年组织。也在北方局的领导下迅速发展。到1936年10月,已经有31个城市有了民先队员。曾担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的孟用潜回忆:1936年,刘少奇知道我在北平,找到我,恢复了党籍,说我被开除党籍是错误的,开除后还给党做了些工作。少奇说,那时开除了你还算对了,把你给保存下来了。

在整顿和恢复党组织的同时,刘少奇又对党在白区的工人运动提出了新的工作思路,1936年4月他撰写了《关于白区职工运动工作的提纲》。指出:

“我党目前在中心城市与产业中心的工作任务,还是争取群众,争取工人阶级的大多数,积蓄工人阶级的雄厚力量,以准备将来决定胜负的斗争。”“为着争取群众,创立和积蓄工人阶级的力量,必须特别注意领导工人群众经济的政治的日常斗争。领导这些斗争必须从争取胜利(即使是最小的胜利)的观点出发。要使用一切方法争取这些斗争之具体要求的胜利。对于完全没有胜利把握的斗争,应该停止。在斗争延长对于工人不利时,应该在某种相当条件下,‘适可而止’地暂时停止战斗。”“为着要积蓄我们在工人阶级中的雄厚力量,必须首先注意保存与巩固我党和工会在工厂企业中现有的组织和工作,只有这些组织和工作能够大体保存和巩固起来的时候,才能从这些已有的基础上扩大和发展我们的工作和组织。因此,必须彻底肃清实际工作中的关门主义与冒险主义,更加改善我党的秘密工作。”

  “我们要利用一切方法、一切公开的可能来广泛地联系与组织工人群众。在有国民党黄色工会的工厂和企业中,我们同志和革命的工人均应加入黄色工会,并参加黄色工会中的各种工作和活动,利用黄色工会来组织工人群众和斗争。”“在反对资本家、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及卖国贼的口号之下,我们在黄色工会中要与各派的工人及其领袖建立统一战线,特别是行动的统一战线(如罢工、示威、抵制日货、参加抗日运动等)。我们要在一切工人中努力宣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鼓励与推动黄色工会去参加抗日救国的团体和运动,号召全国各党各派联合一致抗日救国,呼吁全国各军队的军官士兵立即停止进攻红军、苏区的内战,并联合一致去抗日,组织全国一致的抗日反卖国贼的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刘少奇的这篇文章为河北省党的工作路线的转变奠定了基础。

公开工作和秘密工作,是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工作方法的中心问题。在这方面,华北党组织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有些同志不懂得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的联系,在实际工作当中,既破坏了秘密工作,又妨碍了公开工作。针对这种状况,刘少奇于7月20日在《火线》上发表了《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的区别及其联系》一文,指出:过去我们的错误,一是没有尽量去利用一切公开工作的机会与可能来进行活动,这就使我们的工作束缚在狭小的秘密工作的范围内;二是许多可以公开进行的工作,也拿到秘密机关和秘密组织中,采取秘密的方法去进行,这就使我们的秘密工作和组织扩大,妨害秘密,帮助了侦探;三是许多主张、纲领和口号在当时环境下不能公开提出的,许多工作方法不能公开采用的,我们也冒险地公开提出和采用,结果是冒险受到打击与脱离群众,使本来可以公开的组织也不必要地变成了秘密的组织。如果不改正这些错误,我们的组织就无法巩固,我们的力量就无法积累。

  文章还全面系统说明了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的分别,提出:这种分别是在工作方式与组织方式上,公开的让它更能公开些,更群众化些。是秘密的让它更能秘密一点,不要在有意或无意中又泄露许多秘密。使公开工作不脱离正确指导,使秘密工作不脱离广大的群众,使公开工作能够得到党的支持,使秘密工作能够得到群众的掩护。在刘少奇的艰苦工作下,基本扭转了华北党组织的被动局面,初步整顿了党组织,建立和健全了党的各级组织机构。在他的主持下,将一套班子、两个牌子的中共北方局和中共河北省委从组织机构设置到人员组成彻底进行分别设立。又恢复和重新组建了中共津南特委、中共直西特委,健全了中共保属特委和中共直南特委。在刘少奇的指导下,河北省各级党组织很快得到了恢复。河北省委下属北平、天津、唐山三大市委和京东、冀热边、保属、直中、直西、直南、直鲁豫边、津南8个特委,除张家口市委尚未恢复外,其余各特、市委组织基本健全起来。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