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火线》为阵地 肃清“左”倾思想
日期:2010-04-15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火线》是党的秘密刊物,刘少奇在北方局时,常用KV为笔名,在《火线》上发表了许多重要的文章,有效地指导了华北地区党的工作。在刘少奇的积极倡导下,北方局除继续办好《火线》外,又创办了一个以广大群众为宣传对象的半公开刊物——《华北烽火》。

为了使各方面人士对我们党的主张有明确的了解,以争取尽可能多的中上层人物进入民族统一战线,党中央通过创办《华北烽火》和利用那些影响较大的党外人士办的刊物,发表文章,广造舆论。

为了避免敌人对这个进步刊物的注意,就刊名斟酌多次,封皮装帧也注意搞得“灰一点”,如此一番精心设计之后,果然掩盖住了敌人的耳目。

刊物印出来了,怎样才能及时把它们散发到广大市民群众手中呢?刘少奇决定增设发行点,于是,在北平的东安市场、西单市场等一些热闹地方的小书店,以及许多学校的传达室都成了《华北烽火》的发行据点。

在刘少奇关于公开与秘密工作相联系的精神指导下,《华北烽火》对传播进步思想,激发国民抗日热情起了很大的催化作用。

1936年10月15日,刘少奇给从事群众工作的同志写了题为《怎样进行群众工作?》的一封长信,系统地总结了以往白区群众工作的经验教训,阐述了领导群众斗争的基本原则。信中指出:集中一切力量来开展群众工作,广泛地组织群众,是白区党当时唯一重要的任务。那么,怎样去做群众工作呢?刘少奇着重强调了以下几点:

第一,必须正确地了解党与群众组织的关系。共产党在政治上要求群众团体接受自己的领导,但在组织上不要妨害群众团体的独立性。

第二,要采用“完全民主的工作方式与组织方式”去开展群众工作,使群众自愿地接受共产党的政治主张,不能用强迫的手段压迫群众依照党的方向行动。

第三,要善于利用一切公开合法的方式去组织广大的群众,工作方式“应该完全群众化、社会化”。

第四,应分派大批在环境上允许公开的干部去专门进行群众工作,凭他们在群众中的地位和信任独立地去领导运动。

第五,要了解群众团体是各种各样的,有各种不同的性质,参加群众团体的同志不要忘记这些团体原来的目的,并努力使之实现。

第六,共产党在群众运动中,要和各党各派合作,但在统一战线中要坚持自己的观点与立场。

刘少奇以正确的理论和策略指导白区群众运动,使党的秘密组织和秘密工作与群众的公开半公开的组织和工作,有了清楚的划分及适当的配合,使党的组织隐蔽在广大的群众当中,从而巩固和发展了一二九运动的胜利成果,积蓄了革命力量。

这样一来,不仅使群众的斗争有合法的可能性,而且也推动了争取宋哲元抗日,避免把他推向敌人一方。

随后,在刘少奇的领导下,北平地下党和学联通过各种途径在二十九军中开展了积极有效的宣传组织工作,大大地促进了宋哲元及二十九军官兵态度的转变。最后他们终于走上了抗日的道路。

为了从根本上彻底转变华北党的干部的工作作风,肃清关门主义和冒险主义及空谈主义,提倡深入实际,去领导和发动群众运动,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新政策,刘少奇以《火线》为阵地连续发表《肃清空谈的领导》、《所谓具体领导》、《把一般的原则与现实生活中的具体问题联结起来》、《怎样进行群众工作》等多篇文章,对党的干部进行教育。

他在《肃清空谈的领导》一文中,指出:“在我党北方的组织中,存在着严重的空谈主义,这几乎已是北方我党工作的主要障碍。不肃清与改变这种空谈主义,我党的组织与工作是不会活跃起来、开展起来的。”文章要求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改变空谈的工作作风与空洞的领导方式,要善于细心地去分析各地各方面的特殊环境和条件,从当时当地的实际出发,进行准备抗日和统一战线的工作。文章强调:

“我们并不需要盲目的信仰和盲目的服从,我们需要同志们真切了解党的策略任务,并会拿到各种不同的环境中去运用。”“为着要使我们的工作开展和进步,我们不能不反对空谈。然而我们又不要用空谈来反对空谈,用空谈的八股文章来反对空谈。而是要我们改变空谈的工作作风与空洞的领导方式,要我们很实际地去了解问题,了解环境,很实际地去布置、计划与指导工作。”

在《所谓具体领导》文章中,提出了实行具体领导的基本要求:(一)使同志了解某些重要的原则;(二)使同志了解目前一般的局势与党的方针;(三)使同志了解他所担负的那部分工作的特殊地位及其与全般工作的关系,及如何开始如何前进等方法;(四)对实际生活中所发生的各种重要问题给以及时的分析指示;(五)在中心的重要的工作和问题上给以个别的详细深入的研究,讨论与指示;(六)勤于分别的去检查各个组织的工作,特别是重要部门的工作。

  《把一般的原则与现实生活中的具体问题联结起来》一文指出:“当我们解释一般的原则之时,就应该与现实生活中的具体问题联结起来,当我们解释现实生活中的具体问题之时,就要提高到原则的高度。这样才能使一般原则与具体问题统一。”

在《怎样进行群众工作》的文章中系统地总结了过去白区群众工作的经验教训,阐述了领导群众斗争的基本原则。指出,要广大地组织群众,需要有几个条件:必须采用公开的方式,至少是半公开的方式;要创造大批群众工作的干部和领袖,特别是能获得群众极大信仰的领袖;采用完全民主的工作方式和组织方式,尊重群众的意见,只用说服群众的方法使群众自愿地接受党的政治主张,而绝不采用强迫的手段压迫群众依照党的方向行动。文章写道:“用秘密的方式是不能组织广大群众的。没有领袖的群众运动,是不能坚持、没有方向的。不采用民主的工作方式与组织方式,是不能发挥群众伟大创造力的。然而,我党过去的关门主义、冒险主义与官僚主义的错误,是无视上列三个条件,采取与上列三个条件相反的方针,所以使白区群众组织,到处受到失败,不能获得任何成绩,现在必须改正!”

刘少奇还注意发动广大党员干部来参加讨论“新策略路线中的问题”。在《火线》第六十三期上,刊登了一则《KV启事》,提出:“我发起在《火线》上组织一个讨论会。这个讨论会不要另外的组织形式,每个同志都可以参加,对于各方面的问题都可以讨论,但最好是与目前现实生活有关的重大问题,新策略路线中的问题。如果同志们赞成我这个提议,就请你们提问题与意见,简单写给各级党组织,由组织汇齐转给《火线》,在《火线》上发表并讨论。”

  8月25日,在刘少奇指导下,中共北方局向各级党部发出指示信。指示信指出了党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团聚和组织全民族一切抗日反汉奸的力量,来进行胜利的抗日反汉奸的民族革命战争。但是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许多干部和同志还不善于在实际工作中去运用联合战线的策略,关门主义、冒险主义与空谈主义的观点和工作方式,还成为一切工作中的主要障碍。因此,克服关门主义与空谈的错误,就成为各级党部工作的极重要的一环。

9月18日,刘少奇向中共中央汇报当前华北党的工作情况。报告指出:白区工作在大体上方针上已有了转变,然而这个转变的继续深入是很难的。现在的中心问题是如何使各级干部深入地完全了解党的策略路线,如何培养大批公开半公开活动的群众工作的干部。目前我们应该说,党的策略路线还没有为大多数干部深切的完全了解,因此转变也不是深入的。在这里,秘密机关的干部完全是旧的,空谈的作风特别严重,工作的习惯方式还是旧的,对待下级同志的关系大体是李德同志那一套,谈话写文章是千篇一律的。有些同志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解决问题的方式,似是另外有一套哲学,讨厌的、烦琐的形而上学,嘴里说起来在大政方针上完全与我们相同,但一到实际的具体问题上,他们的办法结果却是另外一套。因为这一套哲学在党内曾长期统治过,已经成为这些同志习惯的方法,现在要他们转变,当是很困难的。在确定的原则下,在方法上与形式上实事求是,许多同志就不能做到这一点。他们一切都是机械的,他们甚至还不知道他们习惯的那一套都须要转变,他们不知道除开他们那一套以外,还有另外一套,他们自以为什么都了解,什么都明白,喜欢教训别人,可是不欢迎人家批评自己。严重的问题恰在这里。

尽管当时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还没有形成,但刘少奇却想到了无产阶级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问题。针对这个问题,刘少奇又撰写了《民族统一战线的基本原则》一文,在《火线》上刊载。文章指出:

“无产阶级在目前阶段中,不应充当资产阶级的帮手,而要建立自己的独立领导。”“为着要建立与加强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领导,无产阶级自己必须组织成为坚强的独立的力量,因为只有自己力量的不断加强,才更能团聚小资产阶级和农民的力量到自己的周围来,才能使自己受到各方面的尊重,而成为民族统一战线的中坚。”“当现在民族统一战线还没有正式形成以前,拒绝统一战线的‘左’倾思想是主要危险。但是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以后,右倾思想就将逐渐地成为主要危险。”

他还针对北平问题,撰写了《我们在北平问题上所应获得的教训》一文,发表在《火线》上。文章总结了北平工作的经验教训,阐述了彻底转变白区工作的领导方式、工作方式和组织方式的必要性与迫切性,强调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

  同时,刘少奇还在《生活日报星期增刊》上发表了《人民阵线与关门主义》一文,文章深刻论述了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指出:“民族统一战线的问题,是中国目前的中心问题,但我们战胜侵略者的中心关键。所以阻碍和破坏民族统一战线的关门观点,就成了一切救国先进分子中之主要危险。”

  在这一时期,刘少奇撰写的这些文章和报告,是他自大革命以来长期从事国民党统治区职工运动丰富经验的系统总结,而在面临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形势下又得到了新的发展,形成了比较系统而完整的理论思想体系。

关于刘少奇在白区的工作成绩,中共中央在1945年所作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有了一个明确、客观的评价。决议指出:“刘少奇同志在白区工作中的策略思想,同样是一个模范。刘少奇同志正确地估计到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后白区特别是城市敌我力量的悬殊,所以主张有系统地组织退却和防御,‘在形势与条件不利于我们的时候,暂时避免和敌人决斗’,以‘准备将来革命的进攻和决斗’;主张有计划地把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七年革命时期的党的公开组织严格地转变为秘密组织,而在群众工作中则‘尽可能利用公开合法手段’,以便党的秘密组织能够在这种群众工作中长期地荫蔽力量,深入群众,‘聚积与加强群众的力量,提高群众的觉悟’。对于群众斗争的领导,刘少奇同志认为应当‘根据当时当地的环境和条件,根据群众觉悟的程度,提出群众可能接受的部分的口号、要求和斗争的方式,去发动群众的斗争,并根据斗争过程中各种条件的变化,把群众的斗争逐渐提高到更高的阶段,或者适可而止地暂时结束战斗,以准备下一次更高阶段和更大范围的战斗’。在利用敌人内部矛盾和争取暂时的同盟者的问题上,他认为应该‘推动这些矛盾的爆发,与敌人营垒中可能和我们合作的成分,或者与今天还不是我们主要的敌人,建立暂时的联盟,去反对主要的敌人’;应该‘向那些愿意同我们合作的同盟者作必要的让步,吸引他们同我们联合,参加共同的行动,再去影响他们,争取他们下层的群众’。一二九运动的成功,证明了白区工作中这些策略原则的正确性。”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