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北方游击战争指路
日期:2010-06-01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随着抗日战争的不断深入进行,中共中央关于作战的原则也逐步明确,即“在整个战略方针下执行独立自主的分散作战的游击战争”。这一原则在各地被认真贯彻执行。刘少奇脑海中关于游击战争的问题也越来越清晰了。但是这一原则方针在贯彻落实过程中,在各地负责人之间,也有不同的看法。1937年9月21日,朱德等率八路军总部到达太原时,立即同北方局负责人一起讨论了华北抗战形势及八路军的行动方针。刘少奇在会上明确指出:要广泛地准备游击战争,要扩大八路军到拥有数十万人枪的强大的集团军,要建立起很多根据地,我们才能担负起独立坚持华北抗战的重大任务。他还强调要立即部署山西、河北、山东等地的人民抗日武装斗争。有些负责人却不同意,认为华北也许不至于全部沦陷,也许联合国民党进行顽强的正规战还可能抵挡住日军前进。因此,没有深刻地认识在全华北准备游击战争必要,对扩大八路军十万人的任务,也认为是做不到和不可能的,担心这将给国民党以剌激,引起统一战线的破裂。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等曾在太原成成中学八路军驻山西办事处召开联席会议。会上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从下午一直进行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在历史的大转变时刻,在面对过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新情况下,认识上存在差异和发生争论,这是正常的,也是很有必要的。这样可以澄清思想上的模糊概念,统一认识,以利于今后工作的开展。

此时,毛泽东致电彭德怀,要求坚持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原则,指出:“目前情况与过去国内战争根本不同,不能回想过去的味道”,“要从远处大处着想,对于个别同志不妥当的观点给与深刻的解释,使战略方针归于一致”。1937年9月25日,毛泽东再次致电周恩来、刘少奇、杨尚昆并朱德、彭德怀等,强调:“整个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一切工作,例如兵运、统一战线等等,应环绕于游击战争。华北正规战如失败,我们不负责任;但游击战争如失败,我们须负严重的责任。”“要告诉全党(要发动党内党外),今后没有别的工作,唯一的就是游击战争。为此目的,红军应给予一切可能的助力。”“要设想在敌整个占领华北后,我们能坚持广泛有力的游击战争。”毛泽东的指示对于消除党内的思想分歧,统一思想认识,十分有帮助。

与此同时,刘少奇抓紧部署华北地区的敌后抗日游击战争。他要求河北省委准备在冀东地区发动游击战争。9月底、10月初,他写信给省委书记李运昌:抗日战争爆发后,河北党组织的中心任务是配合八路军,广泛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党的工作重点要放在农村。城市工作要短小精干,由公开、半公开的活动转入秘密工作,埋头苦干,积蓄力量,动员干部和党员去农村,并尽量去平津周围的农村,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准备发动冀东游击战争,配合八路军建立以燕山山脉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他要求河北省委不失时机地抓紧准备冀东抗日武装起义。并指示李运昌回冀东任中共冀热边特委书记。10月10日,他撰写《为发动华北广大群众的抗日救国运动而斗争》文章,指出:“今天全华北党的中心任务是组织与发动广大的反日游击战争。”10月11日,他致电张闻天报告华北地方工作近况:冀南十三县,“已由张荫梧委杨秀林(即杨秀峰——编者注)去组织武装民众,已派朱瑞及许多干部前去帮助组织游击队,收容溃兵。河北省委现移至井陉、平定线以南”。“山东绥远省委书记均到太原讨论过工作回去。”这样,当八路军各部在开赴华北敌后时,立刻能得到各地党组织的有力配合,把抗日游击战争迅速发展起来。

  刘少奇对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认识不断加深,思考的问题,从它的必要性和紧迫性、逐步延深到其战略地位的高度,以此来解决游击战争中的实际困难和问题。10月16日,刘少奇发表了经过认真分析情况并深思熟虑后写出的小册子《抗日游击战争中各种基本政策问题》即《抗日游击战争中的若干基本问题》,署名陶尚行。

在这本小册子中,刘少奇系统地对抗日游击战争的必要性、前途、和各种政策、游击战争的伟大意义和战略地位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阐述。指出,今天在全中国来说,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主要斗争方式是正规战争,在华北也是这样。但由于华北的正规战争已遭受相当严重的失败,主要城市与交通要道已大部沦于敌手。如果继续遭受一些挫败,共产党领导的游击战争将成为华北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主要斗争方式,“应该建立巩固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根据地,并在这些根据地里建立有工作能力的领导游击战争的抗日政权。”因此,他再次强调指出:“今天华北人民的中心任务,是广大地组织与发展抗日游击战争。广大的游击战争是华北人民抗日最有效的方式。一切愿意在华北继续进行抗日斗争的人们,都不应该放弃或逃避游击战争。”他还充分说明了坚持华北抗日游击战争的意义:牵制日本极大的兵力于华北,在战略上配合华中华南的正规战争;消耗日本帝国主义的力量,以便最后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给华北人民以斗争的出战,告诉全世界:华北人民为保卫华北的每一寸土地而血战到底;在游击战争不断发展与胜利中,转变为以正规战争为华北人民抗日的主要斗争方式。在文章中他还说明了游击队要取得战争胜利的条件:

“游击队要战胜敌人,除采取正确的战略战术外,还必须:(一)取得人民充分的有组织的帮助,隐蔽自己的行动,了解敌情,并从人民中取得给养和补充,否则游击队不独不能胜利,而且不能存在;(二)在各方面都要有正确的政策,代表人民的利益与意志,取得人民充分的有组织的帮助;(三)有很好的政治纪律和军事纪律,并实现官长与士兵的平等,保证各种政策的正确执行。如果没有上述三个条件,虽有正确的战略战术也是不能胜利的。”

因此,他就把建立抗日游击战争根据地的问题提到十分突出的地位上来。他写道:

“游击战争是要有根据地的,没有根据地就不能长期坚持。在华北,日军虽然占领着交通要道与主要城市,但各省边区、山地及广大的乡村,日军是不能到达或不能经常武装占领的。在这些区域中就应该建立抗日根据地,作为游击队活动的后方。”他还前瞻性地提出了,在抗日根据地区域中建立人民的抗日政权,以此来领导抗日战争。文章还对华北抗日武装部队的组织和改造,抗日根据地的建立与抗日民主政权的组织等基本问题作了具体的论述。11月15日,他又为中共北方局起草《关于目前形势与华北党的任务的决定》,决定进一步强调:“目前我党在华北就是要进一步独立自主地去领导游击战争,动员最广大的群众参加游击战争,争取广大的乡村成为游击战争的根据地。”他还提出:“我党要在民族统一战线的原则下,更加独立自主地去发动民众运动。”他还特别提出了经济斗争问题,“使群众的经济斗争与抗日武装斗争联系起来。”他还创建性地提出:“在游击战争中,我党应以华北最大政党的资格出来建立统一战线的民主的抗日政权与新的抗日武装部队。在各根据地成立边区政府、军区司令部,改造与建立各县、区、乡政府。”

刘少奇在上述文章中,从理论上和思想上全面阐述了抗日游击战争和抗日根据地以及抗日民主政权的内在关系,详细地论述了游击区域抗日政府的财政经济、农民土地、劳动、内务、教育、民族、对外、群众运动等方面应该实行的具体政策。

刘少奇身处抗日战争第一线,残酷的现实问题和党内不同意见的争论,以及他本人对实际情况的仔细观察和深入思考,促使他在党内写出了第一部关于抗日游击战争的系统论著。这部论著同毛泽东不久后在《论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所论述的基本思想是一致的,从而有力地和及时地指导了华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开展和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创立。

有了系统的理论指导,在实际工作中,刘少奇更得心应手地指挥华北的抗日战争。鉴于河北、山西等地已建立了十几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较大的游击队,人数有数千人,并建立了区、乡政权,还成立了工会、农会等组织,党员和党组织也有了较大发展,但是目前面临的困难是干部缺乏,他要求党中央将在党校学习的华北干部急速派回。

  为了有效地开展华北抗日游击战争,9月底,刘少奇和周恩来研究部署华北游击战争,决定把华北划为9个游击战略区:(一)绥西,(二)绥察边,(三)晋西北,(四)晋南,(五)冀察晋(以阜平五台为中心),(六)直南(指河北南部),(七)直中(指河北中部),(八)冀东(平津在内),(九)山东。在绥西和绥察边主要通过中共在阎锡山驻绥屯垦队中的关系进行,同时派出一些党员去做内蒙古的工作。在山东、直中、直南主要利用一些统战关系,去进行动员民众的工作,如刘少奇派出北方局军委书记朱瑞去直南,利用与张荫梧的统战关系来举办游击干部培训班。提出,在这些地区,若因统一战线的政治关系,不能以八路军军政委员会的名义出现,可以通过战委会来实现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军事上的领导。据这时在太原八路军办事处工作的彭德回忆:这时“派赴华北根据地的干部到北方局来接头、开会、谈话的很多。刘少奇同志和一些干部谈话,一谈就一晚上。”

  为了进一步准备华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大发展,刘少奇向党中央提出:“华北已进入游击战争新阶段,因我党是华北最大政党,红军有游击特长,党与红军威信极大提高,游击战争领导责任自然落在我党身上。”为了争取华北游击战争的胜利,“扩大红军要成为华北全党及红军全体指战员第一位重要工作,似手必须计划在三月内扩大到十万,半年内扩大到二十万。”

这时,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副师长聂荣臻率领的一支3000人的部队,开到山西、察哈尔、河北三省交界处,在这块敌后地盘扎了下来。1937年11月7日成立以聂荣臻为司令员兼政委的晋察冀军区。在这块地方建立抗日根据地的条件已经成熟,就差一个公开的政权机构——政府了。刘少奇看准时机,不顾一些人的反对,竭力主张赶快把政权机构建立起来。11月16日,刘少奇起草以他和周恩来两人名义发给聂荣臻的电报,指示他“立即筹备边区政府的建立,名义可称为晋察冀边区政府委员会,主席即以宋劭文担任”,并要他立即普遍进行区乡临时政府委员会的民选和组织临时县政府。

根据这一指示,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备,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于1938年1月10日在冀西阜平县召开。经民主选举,成立了以宋劭文为主任的晋察冀边区临时行政委员会。这是敌后第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政权。它像一面鲜亮的大旗,高高飘扬在敌人后方。以后,八路军各师又陆续开辟了晋西南、晋西北、晋冀豫等党、政、军齐备的抗日根据地。

在八路军已深入敌后的晋察冀三角地区,刘少奇派山西省组织部长李葆华率领一批干部奔赴那里,成立以王平为书记的冀察晋临时省委,配合八路军政治部以政治部及战委会的共同名义动员同蒲铁路以东和正太铁路以北的各县民众,武装他们,发展游击战争。不久,在五台、阜平各县便组织了从七百人到四十人人数不等的游击队,大部分都有枪支,干部主要是从八路军中派来的。这就为以后晋察冀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成立奠定了基础。

为了广泛动员广大群众参加到抗日游击战争中来,刘少奇撰写了《工会工作大纲》,全面阐述了抗战时期工会的基本任务、组织原则和工作方式。提出,在抗战时期,工会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动员广大工人群众与会员来参加战争中各方面的工作与建设,工会应该成为抗日政府最重要的群众柱石之一。他还发出:“让工人农民吃饱饭好去救国”的口号。他根据多年从事群众运动的切身经验,深知:“为了广大的发展与充实群众的救亡运动,并发动广大的群众走上民族革命的战场,坚决的去发动与组织群众的经济斗争,是一个最重要的关键。”“只有广泛的发动工人、农民及其他群众的经济斗争,才能引导最广大以至最落后的群众到抗日救国的斗争中去,才能更加充实抗日救国运动的内容。”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