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心谋划冀南平原游击战争
日期:2010-06-01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冀南地区是平汉铁路以东、沧石公路以南、漳河以北的平原地区。这个地区连接山西和山东,是控制南北东西交通的重要枢纽。七七事变后,根据中央指示,创建以太行、太岳山脉为依托的晋冀豫抗日根据地,成为冀南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首要任务。北方局派马国瑞等回到冀南组成冀南特委,领导当地群众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37年10月,八路军一二九师挺进冀南豫北,连续在平定、昔阳等地打击日军。12月,一二九师先后又组成挺进支队和东进抗日挺进纵队,来到冀南建立动员委员会,改组县政府,成立“冀南抗日军政委员会”。同时,北方局对华北各地的中共领导机构进行了调整,撤销中共平汉线省委,成立中共晋冀豫省委,省委随一二九师活动,共同担负创建晋冀豫抗日根据地的任务。

为了加快冀南抗日根据地的建设,刘少奇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太行山脉、冀晋边各得力游击队,似应更多的到平汉路以东去行动,更大发展河北平原的游击战争。”

  3月中旬,刘少奇回到延安。23日,中央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讨论华北工作问题。毛泽东建议刘少奇留在中央指导华北工作。24日,中央书记处作出关于北方局领导人员分工的决定:为了适应目前特殊情况及各方面工作起见,书记处决定北方局负责人胡服(即刘少奇——编者注)暂时住延安,在中央指导下,仍旧担负华北党的领导工作。所有华北各地党与群众工作及地方武装情形除向杨尚昆同志报告外,须同时直接向胡服报告。尽管刘少奇回到了延安,不能身临其境地指导华北工作,但他仍是指导华北工作的负责人,牵挂着华北的工作。3月24日,他与毛泽东致电朱德等,指出:摆在冀晋豫全区面前的中心任务,是以最快的速度创造冀晋豫边区成为坚持抗战的巩固根据。25日,刘少奇同毛泽东联名致电朱德、朱瑞等:“铁路以东冀鲁豫地区工作十分重要”,“由朱瑞同志负责组织冀鲁豫边区省委,管辖平汉路东、沧石路南、黄河以北及鲁西鲁北地区工作”。“该地区目前急需建立军事政治的统一指挥与领导,除建立武装外,并应设法建立与改造地方政权,组织民众,但武装以精干为原则。”4月1日,他又致电徐向前转朱瑞:“冀鲁豫边区省委即以直南为基础,而扩大其工作范围。”4月5日,刘少奇再次致电朱瑞等,提出了建立晋冀豫边区抗日根据地的具体工作意见。不久,中共冀鲁豫省委在南宫成立,李菁玉任书记。

  4月21日,刘少奇与毛泽东致电朱德等,再次强调了在河北平原坚持游击战争的可能性。指出:根据抗战以来的经验,在目前全国坚持抗战与正在深入的群众工作两个条件之下,在河北、山东平原地区扩大的发展抗日游击战争是可能的,而且坚持平原地区的游击战争,也是可能的。党与八路军部队在河北、山东平原地区,应坚决采取尽量广大发展游击战争的方针,尽量发动最广大的群众走上公开的武装抗日斗争。据此,应即在河北平原划分若干游击军区,并成立游击司令部,有计划地系统地去普遍发展游击战争。

八路军第一二九师接到毛泽东、刘少奇电报后,于23日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部署部队进入冀南、豫北的行动。会后,副师长徐向前率领一二九师一部挺进冀南,并准备在冀南划分军区。5月2日,刘少奇复电同意“在平汉路以东成立军区及划分各分区”。冀南抗日游击军区宣告成立,下分五个军分区。

这时,在河北平原开展抗日游击战争,还要面对一个复杂的问题:这里原是古时燕赵之地,民风强悍,在武装抗日高潮中也出现许多杂色部队。他们打着抗日旗号,自封司令、主任,形成“司令遍天下,主任赛牛毛”的局面。新成立的“冀南抗日军政委员会”,首先需要妥善地对待和处理这些各色各样的武装。6月7日,毛泽东、张闻天、刘少奇电告邓小平、朱瑞等:“目前我们在河北应加强对于武装部队之临时政权及民众组织,并巩固这些组织在群众中的信仰”,同时,迅速设法改造各县保安队及其他无所属的零散部队。适应这一需要,刘少奇仔细研究华北各地武装部队情况,在7月发表《坚持华北抗战中的武装部队》一文,对华北各种武装和对他们应该采取的政策作了系统的阐述。

在这篇文章中,刘少奇着重论述了怎样对待各种杂色部队,尤其是红枪会、天门会、联庄会等武装组织的问题。敌后武装中,有一些是属于不愿意做亡国奴的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武装。他们在“保卫家乡”、“保卫祖宗坟墓田园”的口号下,利用溃兵丢弃和散在民间的武器,打击日本侵略军。而那些杂式部队,情况相当复杂。他们标榜“不抗日、不投日、防土匪、保村庄”,但其头目很多同日本人暗中勾结,对抗日武装却采取“不许通过,不许驻扎,不供给养”的态度。刘少奇在文章中写道:

“这是深藏在民间的武装组织。他们是自发的,在国家政府方面没有法律的根据,但他们有长远的历史。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反对苛捐杂税及军队土匪的骚扰,是单纯的武装自卫组织。”“对这种会门要采取十分谨慎与忍耐的政策,切戒急躁,要尊重他们的信仰与领袖,帮助他们去打击与驱逐日伪军,用模范的行动、严肃的作风与工作去取得他们的信仰与尊重。引导他们积极起来抗日,打游击,为了民族国家的整个利益而艰苦奋斗。”

中共冀鲁豫省委遵照这些指示,分别对不同的武装进行改编,逐步统一领导,争取改造了大部分会门联庄武装,编入八路军的约四万余人。这个地区的封建会道门大部分趋于瓦解,许多会道门成员摘掉护身符,参加八路军。对于骚扰百姓、造成混乱的土匪部队则用武力解决。这就使冀南局面渐趋稳定,各项工作有了显著开展。

随着根据地各项工作的深入开展,政权建设成为突出问题。刘少奇指示冀南地区加强抗日民主政权的建设工作。他指出:

“要建立强有力的政府机关,派最得力的同志到政府去工作,洗刷政府中动摇的阻碍抗战与群众运动的分子,提拔积极分子。”就冀南目前工作问题,8月8日,毛泽东与刘少奇电复徐向前等指出:我们一般方针应积极参加与掌握河北地方行政机关,不应放松。目前要加紧建立与强固各县政府,推选或委派最得力的同志去任县长,并可派定临时专员,造成既成事实,再与鹿商讨交涉。为此,有请杨秀林去路东并带干部暂时主持冀南政府工作的必要,请迅速决定行动。为了加强冀南政权建设,刘少奇派出抗大和中央党校学生40余人和省委干部二人到达冀南地区。

经过一个时期的准备,冀南行政公署在8月中旬成立,由杨秀峰、宋任穷分任正副主任,下分六个专区。8月20日,毛泽东、刘少奇等致电徐向前、邓小平、宋任穷等:

“冀南新政府成立须即实行几件善政:(一)救济各地广大饥饿的群众。(二)组织秋收运动。(三)规定二五减租办法。(四)发布在敌人进攻时人民自卫与避难办法及空舍清野办法。(五)发布人民防匪自卫办法。(六)组织廉洁政府,规定各级政府人员生活费及公费。”并要求新政府对保安队应即改编或改造,争取及肃清土匪;在本区内应立即发布各种布告法律命令,提高自己的威信,以完全新的姿态在人民面前出现。

同日,毛泽东、王稼祥、刘少奇致电聂荣臻、彭真、邓小平、徐向前等,要求迅速建立与巩固在中共领导下的河北的统一军事行政系统,使鹿钟麟来后不致容易被他拆散。如果在河北形成几个军事行政系统,那将来的困难与磨擦将会更多。

1938年6月,国民党政府派鹿钟麟为河北省政府主席、张荫梧为河北民军司令等,到河北地区恢复国民党控制的地方政权。他们召集县长会议,公然宣布撤销已在敌后成立的冀南行政公署。

中共中央对新出现的这种动向非常重视,担心将来在河北会形成几个军事行政系统,磨擦将不断增多。1938年,刘少奇在致朱德、徐向前、宋任穷、杨秀峰等电报中指出,鹿钟麟等到河北后“对于如何坚持抗战、建立根据地之各种政策纲领完全不谈,他们主要方针是限制我们发展,和我们争夺武装与政府中的位置,似此我们即使让步亦不能很好的合作”。他要求:“应将合作的纲领及鹿在河北的施政纲领着重提出,向鹿谈抗日高于一切,一切军政民运实施均以于抗日有利为标准。如鹿有真实行进步纲领之诚意,则任用一些有能力积极抗日的鹿之部下之人员是可以的。”他明确地表示:“冀南冀中两主任公署在建立根据地与战略观点上来看,是应该维持的。鹿所划分之行政区不切合游击战争的实际的需要,应予拒绝。”为了打破国民党方面制造的磨擦,最重要的还是要巩固自己的力量。他和其他中央领导人一再强调:“总之,我们在河北的部队中群众中如有实际的力量、巩固的信仰,对于一切都好应付,可使他们不得不与我们合作。因此,加强实力、巩固信仰是目前工作的中心。”

冀南省委根据上述指示,从部队中抽调大批党员干部,协助地方党组织建立和改造政权。8月初,冀南近30个县先后建立抗日政权。8月中旬,召开各县代表会议,有效地开展了各项工作。

在刘少奇的关怀和精心指导下,冀南抗日游击战争和抗日根据地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到1938年10月,以南宫为中心的北起沧石公路、南跨漳河的冀南抗日根据地初步形成,它与冀中、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有充分回旋余地的广阔战场,牵制了日军的大量兵力,支援了其他战场,同时也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成为抗战彻底胜利的主要力量。

  在以后的抗日战争中,刘少奇还密切关注着冀南的工作情况。1942年5月1日,他致电中共中央、北方局,建议在冀南平原地区成立北方局分局及统一的军区,统一领导该地区党政军民各方面的工作。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