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斗在腥风血雨中
日期:2012-10-12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从事地下工作时的栗再温与妻子刘旭江

 

 

战斗在腥风血雨中

 

   大革命失败后的几年,国民党反动派残酷地镇压、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北方的中共党组织多次受到敌人的破坏,党员数量急剧减少,工农运动走向低沉。从1931年4月到1933年11月,中共河北省委先后遭到五次大破坏,仅1931年一年中,便连续三次遭到严重的破坏,党组织和革命力量遭受了严重损失。但是,中国共产党人并没有退缩。党派出许多干部分赴各地,恢复和整顿党的组织,领导开展武装斗争,以血与火的抗争回答国民党的屠杀政策。在腥风血雨中,年轻的栗再温按照党的指示,辗转北平、天津、上海、太原、大同等地,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宣传党的主张、开展工人运动……为了党的事业,他将个人的一切置之度外:当省委机关被破坏,只剩他一人没被捕时,仍然坚守岗位;在极其险恶的环境下,恢复创建山西党的组织;他曾数度被敌人追捕,为脱离险境,忍痛舍弃了刚出生的女儿……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勇于自我牺牲的斗争精神。

 

 

    1930年8月底,栗再温担任中共北平市委秘书。当时任国桢任中共北平市委书记,栗再温积极协助他工作,各项工作开展得比较顺利。

    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河北省委的张慕陶(张金刃),团省委的曹策、吴华梓等人,组织了分裂党的“紧急会议筹备处”,短时间内把持了北平市委领导权。他们在党内搞分裂,引起了敌人的注意,致使省委的一些同志被捕。栗再温以其坚定的党性原则和敏锐的政治眼光,坚决支持刘锡五、任国桢、黎玉等,与“筹备处”进行激烈斗争,维护了党的团结,并积极参与筹备了北平市地下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这次代表大会上,刘锡五当选为市委书记,任国桢当选为副书记。

1931年6月,栗再温担任了中共河北省委秘书长。不久,河北省委和北平市委遭到一次大破坏。当时在北平从事地下工作的平杰三曾回忆说:

    “……廖化平(河北省委军委书记)叛变,使河北省委、北平市委负责人几乎全部被捕。那时,省委在北平,只剩下秘书长栗再温一人没被捕。”(《北京革命史回忆录》第65页)

    在这种情况下,栗再温仍然坚守着自己的工作岗位。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学生纷纷入关。平津学生奋起呼应,散发传单,揭露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救亡运动轰轰烈烈展开。为领导好这一群众性运动,栗再温不顾个人安危,赴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河北省委的工作。当他从上海回来时,省委书记马辉之已被捕。栗再温向省委汇报了中央指示,中共河北省委按照中央的指示领导了救亡运动,掀起了反日高潮。栗再温积极参与了省委领导的这一抗日运动。他冒着随时可能被捕的危险,经常深入到工人、学生、市民当中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积极投入抗日救亡工作,为挽救中华民族危亡奔走呼号。

 

    1931年9月,山西特委代理秘书长丁楚元、团省委书记郝敬民以及河北省委派到山西整顿党组织的任国桢、陈伯英在太原被敌逮捕。陈伯英、丁楚元在重刑之下叛变投敌,供出山西特委、太原市委和在军阀部队、机关中的党员名单,30多名党员、干部被捕,太原市的晋生织染厂、兵工厂、炮厂、枪厂、炮弹厂、关家峪煤矿、铁路工人、街道等支部都遭到破坏。11月,在此次大破坏中侥幸脱险的中共太原市委书记阎子祥,地下党员林南(解俊义)摆脱了特务的跟踪,到北平找到河北省委(即中央北方局),汇报了太原的情况。1932年2月,北方局派栗再温任山西特委书记,阎子祥任组织部长,林南任宣传部长,组成山西省新的领导班子,赴太原工作。到太原后,因阎子祥在太原目标明显,分配到晋南开辟工作。栗再温和林南留在太原。

    当时,和栗再温一起在太原开展工作的还有一位女共产党员,叫刘旭江。那时开展地下工作,环境险恶,生活特殊,有时候为了掩护工作,迷惑敌人,需要有一个家庭组织形式,应付城市警方查户口的麻烦。经上级安排,往往由男女党员编成一对假夫妻,建立党的秘密工作据点。栗再温和刘旭江就是这样组织了假夫妻的家庭,后来在共同的对敌斗争中,他们加深了了解,建立了感情,经组织批准结为真夫妻。他们为党做了大量工作,也吃了不少苦头。由于经济困难,他们受过冻、挨过饿。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栗再温扛过大包,拉过洋车,刘旭江当过家庭教师。为了防止敌人的搜查和内部叛徒的出卖,他们没有长期固定居住地点,根据需要扮演什么角色,就找相应的地方居住。他们扮演过商人、平民百姓、车夫、搬运工等,扮演商人就到房屋比较好、商人居住多的区域居住;扮演平民百姓,就到平民区居住。扮演不但要像,而且要随时变换角色,随时变换居住地方。

    在栗再温的领导下,山西特委的工作开展很快。特委成立不久,即与“山西大中学生联合会”左派学生领袖取得了联系,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吸收杜德、杜连秀等革命青年入党。通过他们的活动,党在青年学生中的工作很快开展起来。到1932年九十月间,省立国民师范、省立第一师范、太原成成中学、山西大学、省立第一中学、太原云山中学、太原进山中学、省立法学院、省立商业专科学校、太原阳兴中学和并州大学都有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并建立起国民师范和第一师范两个党支部。同时,建立和恢复了党的外围组织“山西革命互济会”、“社联”(即社会科学联合会)、“教联”(即教职员联合会)、“左联”(即左翼作家联盟),团结了一大批进步青年。为了统一指挥群众组织的活动,在特委领导下又成立了“山西文化总同盟”,由共产党员李舜卿任同盟党团总书记。此外,特委为了掌握敌人活动情况,并尽可能地把“青年救国团”、“建设救国社”和“人民监政会”这三个反动社团控制起来,为我所用,还派一些共产党员打入其内部。

    各群众组织的建立,以及部分革命同志打入敌人内部之后,便同阎锡山反动势力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除散发传单外,还创办了刊物,宣传党的政治主张,宣传工农红军反“围剿”的胜利,宣传南方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揭露阎锡山政府的反动行径,革命的群众运动声势浩大,一浪高一浪,席卷全省,波及全国。阎锡山反动政府十分惊慌,立即派出了大批军警和宪特,镇压革命。这时,栗再温的处境非常困难。

    1933年6月,栗再温奉调去大同搞工人运动。他和妻子刘旭江摆脱宪兵特务的追捕来到大同市,以经商为掩护,住在西关九仙庙街8号。刘旭江已怀孕,不便外出,扮商人太太在家守候,接待来人。

    栗再温到大同后,很快就投入了工作,由于矿区离市区30多里地,工作不方便,需要在矿区找个落脚点。他了解到平旺磨面坊有一老板姓栗,叫栗月成,就决定拉亲戚关系在他家落脚。他以买面为名找上门去,相识后便住在他家后院。栗再温对外称自己是栗日成的本家弟弟,栗日成的儿女们对外称栗再温为叔叔。栗月成一家待他很好,吃住安排得很周到。为此,栗再温十分感激。

    栗再温白天住在这里写宣传材料,晚上深入到附近矿工生活区,向矿工们散发宣传材料,宣传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宣传抗日救亡,揭露阎锡山的反动行径;揭露矿主对矿工的残酷压迫和剥削。为了提高矿工的思想觉悟,他帮助他们组织识字班学文化,选有文化的人任教。同时他有意发现思想觉悟高、靠得住的矿工、知识分子,和他们交朋友,培养他们加入地下党组织。经过艰苦的工作,在口泉镇建立了一个特别党支部,这个特别党支部3人负责,其中矿工两人,学生一人。

    正当工人运动顺利开展的时候,1933年11月,在山西特委工作的并州大学学生王光甫被捕叛变,山西党的组织再一次暴露。在大同搞工人运动的栗再温也受到追捕。翌年1月,栗再温和妻子被迫逃往北平。

 

    1934年1月20日,栗再温在北平的电车上遇到叛徒、曾任河北省委军委负责人的曾健,不幸被捕入狱。在狱中,栗再温和敌人展开了机智的斗争,严守了党的机密。后由老乡李集贤(即李彦林,河北平山洪子店村人,国民党左派)多方设法活动,保释出狱。

    出狱后,为摆脱叛徒追踪,栗再温含泪把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偷放在西什库的天主教堂门口,带着身患重病的妻子刘旭江,一起逃往河南清丰县刘旭江的老家。李集贤也为此逃往南方谋生。

    在清丰,栗再温与当时在清丰师范教书的平杰三等人取得联系,做些宣传工作;为研究青帮的情况,还曾冒险加入青帮组织。(待续)

 

注:本文摘自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河北省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栗再温传记与年谱》一书。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