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开创平山党建新篇章
日期:2012-10-12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陈列于西柏坡纪念馆的栗再温照片

                              开创平山党建新篇章

 

有着较高理论水平和丰富斗争经验的栗再温回到家乡,为幼年的平山县中共党组织注入了新鲜血液与活力。他拓展了平山党组织的阶级基础,使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结合起来,壮大了党的队伍;他把分散在全县各地的党组织统一起来,增强了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他创建了平山第一支共产党领导的武装,组织开展了木盘分粮、土岸“借钱”、下口砸盐店等群众革命斗争,扩大了党的影响,震慑了敌人,为平山党组织的建设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1934年底,栗再温几经周折回到了家乡平山县杜家庄南沟。

栗再温虽然是平山县入党最早的共产党员,但入党后一直在外地工作,不了解家乡的情况。而他在外地参加和领导地下斗争的情况,平山县的中共党组织却有所了解。

当时,平山县建党才3年,正处在幼年时期。得悉栗再温回到家乡,平山县党组织的负责人于光汉、李法庄等先后与他取得联系,请他指导平山的工作。栗再温对平山党组织的创建做了高度评价,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指出:  

平山党的开端是好的,知识分子起了很大作用,做出可贵贡献。知识分子是革命的桥梁,要把革命引向深入,必须扎根贫苦农民群众之中。下一步要发动群众,引导农民起来,和地主豪绅进行斗争。今后应该把党组织的发展重点放在贫苦农民和贫苦的手工业者。在农村他们是受压迫、受剥削最深的人,生活最苦的人,而且又是大多数,若是把他们发动起来,那革命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我们这些有觉悟的知识分子,必须做到扎根到穷苦人中,向他们宣传进步思想,宣传马列主义,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斗争路线、方针、政策,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让他们站起来,为自身的解放而斗争……

不久,栗再温开始参与平山县委的领导工作。当时县委把宣传工作作为工作重点,采取的方式主要就是写标语,散发传单。宣传规模最大的一次,是1934年农历腊月初八。年关将近,地主老财、高利贷者向穷人逼债。穷人愁眉苦脸,东藏西躲。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中共平山县委领导发动了一场空前的宣传攻势。各支部全体党员,分片包干,协同配合,在一夜之间,把标语传单,张贴散发到交通干道和广大的城镇、乡村。东起获鹿县边界附近的白沙村,经过平山县城,直到距山西省边界不足十公里的下口镇一带;南至井陉边界,北到灵寿县境附近。沿着大道两旁,共有100多个村镇,都张贴了标语,散发了传单。栗再温不但领导了这一大规模的宣传活动,还亲自参加张贴和散发。他在腊月初六晚上,带着一捆印好的传单和标语,到南古月村找到党支部书记段节绪说:“节绪,初九是洪子店集(平山西部山区一个大镇子),初八晚上必须把宣传品撒出去。”栗再温向他详细交代办法后,段节绪欣然接受,并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当老百姓清晨起来,一开门便发现这些贴在墙上、扔在地上的红红绿绿的纸条,上面写着“反对日本侵略”、“打倒帝国主义”、“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推翻国民党独裁卖国政府”、“建立工农民主政权”、“打倒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穷苦农民”、“实行耕者有其田”、“废除高利贷”、“分粮吃大户”、“拥护中国共产党”等等,讲的都是共产党的道理。标语传单十分醒目,在全县引起极大的震动和反响。这一下子唤醒了广大的穷苦农民,大家一传十、十传百,奔走相告,震动了成千上万穷苦农民的心。

腊月初八的宣传攻势,规模之大,显示了平山党组织的力量,长了穷人志气,灭了财主威风,大家都说:“世道变了”。“闹共产”一词成了全县老百姓的热门话。穷哥们儿觉得有了后台,腰杆子硬了,而地主老财吓得惊慌失措,不敢向穷人们逼债了。

这年春节,许多党员利用串亲戚拜年的机会,把党组织发展到偏僻的山区。新成立的党小组和党支部,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党员数量,日益增多。

19354月,上级组织得知栗再温在家乡搞农民运动,让张惠森(后叛变)带来了黎玉和陈少敏写给他的信。信中除说了当前形势和斗争路线外,特别指出平山地理位置很重要,鼓励他积极发动群众开展斗争,这就更加坚定了他扎根家乡闹革命的决心和斗争必胜的信心。

自从栗再温提出党要向农民敞开大门的指导思想后,平山党组织有了很大发展,到1935年春天,全县已建立了70多个党支部,党员达到了700多人,团员180多人。党的外围组织“小学教师联合会”、“读书会”、“穷人会”等,也迅速发展壮大起来,在党的领导下,同敌人展开了激烈斗争。

 

在斗争中平山县委认识到枪杆子的重要性,决定组建自己的武装。根据省委的指示,19355月,正式成立了平山红军游击队,命名为“红军北上先遣一○八支队”,栗再温任政委。

为尽快拉起队伍,栗再温向县委建议,号召党员捐款买枪。一听说拉队伍,广大党员积极响应,通过党员捐款,买了些武器,直南特委又支援了两只驳壳枪。不久,这支队伍就有了20多只长短枪和一些手榴弹,加上大刀、标枪等武器,发展成了一支40多人的武装游击队。

19358月,河北省委巡视员李华生受中共河北省委书记高文华的派遣,专程到平山,住在杜家庄南沟,和栗再温促膝长谈,详细交换了意见。对革命形势、党的任务、平山县党的工作,栗再温都有明确的看法和独到的见解。李华生听过之后,深为赞赏,觉得栗再温精明强干,头脑清醒,分析问题透彻,革命经验丰富,很值得尊敬。

根据省委意图和当时斗争需要,在李华生参加主持下,召开了一个党的主要负责人会议,决定成立统管平山、井陉、获鹿、灵寿一带党组织的领导机构——直西工委(习惯称直西特委)。李华生原打算让栗再温担任书记,但考虑到当前任务主要是开展武装斗争,张惠森这个人比较“椤”,敢闯敢干;栗再温比较稳,深思熟虑,文质彬彬,且刚回平山不久,不如张惠森更了解平山情况。最后确定张惠森任特委书记。栗再温是大学生,文化水平高,政治理论强,任宣传部长。贾良田任组织部长。之后,在栗再温主持下,在平山县城北关小学校,成立了共青团平山县委,栗政清(栗再温的侄子,后被捕,牺牲在天津的日本监狱)任书记。直西特委成立后,平山游击队受特委和县委双重领导。

游击队建立以后,立即配合党领导的“穷人会”开展了分粮吃大户的斗争。19358月,直西特委和平山县委先后在南古月、黑石沟、大米峪召开三次联席会议,讨论如何进行分粮吃大户的问题,统一思想,确定对象,提出先易后难、首战告捷的原则。会议研究决定先分木盘村高宰家的粮,他家有两、三百亩地,每年收一百多石租子,平时对穷人欺压刻薄,群众痛恨得咬牙切齿,同时考虑高宰家防护力量差,闹起来有胜利把握。经过讨论,最后决定,农历九月十三晚上行动。会后,大家分头去串联,秘密发动群众。栗再温撰写了“告农民书”,印成传单,县委委员姜占春先去侦察地形,查看进出道路,各支部的党员带领穷人会会员们暗中做了准备。

农历九月十三日傍晚,各路的群众按计划出动,十人一群,八人一伙,到木盘村东的一条山沟里集合。参加分粮斗争的共计400多人,包括20多个村庄的党员和穷人会员。每人手里拿一把镰刀,肩上搭一条口袋,胳膊上缠着白毛巾,这是规定的信号,便于识别自己的队伍。在山沟里整理好队伍后,姜占春宣布几条纪律,只许动地主高宰家的东西,决不可动左邻右舍。队伍出发时,游击队分成六个小组,携带武器打头阵,大家一窝峰似的冲进村里,把高宰家团团围住,十几名游击队员跳墙进院,打开大门,大队像潮水般的涌进院中,高宰家的人都被游击队捆起来,文书地契提出后全焚烧掉了。人群围着粮食囤四周,用镰刀割开囤口,让粮食从高处流下来,进了穷人口袋。大约不到两个小时,高宰家存放的八十多袋粮食,被分了个精光。四更时分,下令收兵,平均每人得到两斗左右的粮食。在分粮的同时,派了宣传员,在房顶上向木盘村村民喊话,说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游击队,帮助穷人闹翻身,谁家穷得揭不开锅,孩子大人饿得哇哇叫,都可以来地主家分粮食。

木盘村的分粮吃大户,鼓舞了广大群众的革命精神,吓坏了封建地主,震动了河北、山西两省。山西省《朝阳日报》上发表了《平山共产党在木盘村分地主粮食》的消息,有“过去视为癣疥之疾的平山共产党,今日已成为心腹之患”的评论。

木盘分粮后,党员群众继续斗争,先后在天井、三家店、白塔坡、土岸、北庄等村打土豪“借款”。农历十一月十三晚上,游击队到土岸村向地主齐政贵“借钱”,得银元200块。

193512月,直西特委书记张惠森赴天津向河北省委汇报工作。张惠森走后不几天,栗再温接到了他写来的一封信,叫栗再温把游击队集中起来,于某月某日某地等候,以便传达上级的重要指示。栗再温看后,从寄信的时间和只有石家庄邮局的邮戳断定张惠森没有到天津,怀疑张已叛变。当即派交通员段兴华到南古月村,要该村党支部书记段节绪通知党员隐蔽。同时,挑选几名精干游击队员,按照张惠森信中约定的农历腊月初九晚上在南古月二道桥接头。果然不出所料,这天晚上张惠森带领国民党保安队和警察,还有国民党三十五军的人赶到接头地点,早有防备的游击队员探明情况后迅速撤离,致使敌人扑了空。原来张惠森在途经石家庄时被捕,并很快叛变投敌。由于栗再温警惕性高,机智果断,及时识破了叛徒的阴谋,使直西特委、平山县委和游击队免受了一场大破坏。

张惠森叛变后,栗再温担任了直西特委书记。叛徒张惠森见阴谋被识破,气急败坏,把他知道的党的负责干部一一列出名单,由国民党政府下令通缉,到处搜捕。豪绅地主为保护自己,购买枪支,大办民团,巡路站岗,实行层层封锁。白色恐怖笼罩全县,环境越来越恶化,斗争越来越残酷。但栗再温没有被敌人的汹汹气势吓倒,他冷静沉着认真分析形势,一方面继续带领游击队开展斗争,在36日晚上亲率游击队到杨花沟借地主付晚德粮食八、九石;另一方面利用各种方法打入敌人内部,搅乱敌人阵线。北冶民团共20人,其中14人是共产党员和游击队员。在三家店、顺子沟、古月等村,中共党组织给村长做工作,主动帮他们办民团,团丁一半以上是共产党员和游击队员。

对于这一段历史,原中共中央北方局巡视员、冀南特委书记李华生,在他后来发表在《天津党史资料》上的《忆平山武装斗争是怎样开展起来的》一文中,曾评价说:“1935年在平山发动和开展的武装斗争,是北方党领导平山和华北人民反对蒋介石、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1936年初,中共河北省委下达指示要平山游击队积极行动,牵制阎锡山兵力,配合中央红军东渡黄河北上抗日。栗再温同姜占春等研究后,决定在与山西交界处的下口镇开刀,把游击队拉到了下口镇附近。

下口镇位于平山县的西部山区,离山西只有20华里,又是平山县八大集镇之一。这个镇商户多,封建统治严,地主、奸商把持着镇上的权势,其中最大的一个商行是马七子盐店。当时,盐是官包私卖,对人民的压迫剥削十分厉害,老百姓买一斤盐,只给12两(那时的秤16两为一斤)。加之盐业实行垄断,不买就没盐吃,令人敢怒而不敢言。许多穷人没钱买盐,就去含有盐份的河流里挖些泥沙回家熬小盐吃,官府又下令禁止挖土、熬盐,还派缉私队去镇压,抓住之后常被打得死去活来。老百姓对盐店痛恨至极。

1936320(农历二月二十七),游击队进入下口镇,砸了马七子盐店,打死恶贯满盈的盐店掌柜马七子和五福店掌柜尹凤鸣。在这次斗争中,游击队副队长傅喜祥,队员傅星子、张吉壮烈牺牲。但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游击队大闹下口镇的消息很快传遍山西、河北两省,山西《晋阳日报》发表文章说:“白草山一带发现大批共军”,阎锡山不得不抽调重兵加强了太行山的防守。这样,栗再温等领导的平山游击队完成了牵制阎锡山的兵力,配合中央红军东渡黄河的任务。

 

19364月刘少奇到中共中央北方局主持工作后,认为栗再温在平山已经很“红”,再待下去十分危险。为了保存骨干,免受不必要的损失,决定调栗再温到冀鲁豫边区特委任宣传部长,分管滑县、濮阳(现划为河南)一带的工作。

19372月栗再温又回河北省委任秘书。他在日常工作中勤勤恳恳,一切事务处理得有条不紊,受到了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待续)

 

注:文摘自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河北省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栗再温传记与年谱》一书。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