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情洒齐鲁大地
日期:2012-10-12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1960年栗再温和妻子在济南。

 

情洒齐鲁大地

 

 

1959、1960、1961是新中国历史上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国民经济连续出现严重困难。栗再温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于1960年奉调到当时的重灾省份之一山东省工作的。而之后的1961年和1963年夏季,山东又遭受两次特大洪水的侵袭。受命于危难之际的栗再温,和山东人民一起,同心协力,同甘共苦,共度难关。他顶风冒雪视察灾情、夜以继日奋战在抗洪一线、实事求是制定度荒措施、为农民摆脱贫困呕心沥血……。他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把真情和汗水洒遍了齐鲁大地。

 

196010月,中共中央决定调栗再温到山东省工作,任副省长。后曾任省委常委、书记处候补书记、书记,省人民委员会常务副省长等职,分管农业、财贸等工作。

山东是个农业大省,农村人口数量大。栗再温奉调山东时,正值“大跃进”严重失误的后果凸现,加之山东省粮食减产,口粮严重不足;各种疾病大量发生,人口外流和死亡率大量增加;劳动力和生产资料受到严重损害,群众生产积极性十分低落。为此,中共山东省委发出指示,号召全省党政军民紧急动员起来,以生产救灾为中心,为实现保人、保牲畜、保夏收(1961年夏收)、保社会治安的目的而奋斗。

栗再温11月到任,12月就冒着严寒顶着风雪到德州、菏泽、聊城等地区的县、社、队了解情况,查看灾情。每到一处,他先看灾情,再听汇报。看到农民生活极其困难,特别是由于营养不良有不少农民患了浮肿、肝炎、妇女闭经等疾病时,他心情沉重地对在场的人们说:“解放十几年了,群众的生活还是这样苦,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我感到内疚,愧对了他们,让他们受苦了。” 

他走村串乡,深入农户,拉着老大妈、老大爷的手问寒问暖,把他们当亲生父母一样看待。当他看到有些户家无隔夜粮、屋无取暖柴时,时常难过地泪流满面,哽咽地说不出话来,他常将自己身上带的零用钱掏出,塞在大爷、大妈手中无言离去。

他多次深入灾区,走访农户家庭,同当地干部、农民共同商量度荒措施,提出:要放宽政策,给农民一定自由,让农民可以在自家房前屋后,闲散空地种瓜、豆等农作物;开放农村自由市场,允许农民交换生活必须品,做到互通有无;加强粮食调度,保证灾区社员每人每天四大两瓜干和城市居民的定量供应。群众当时把这些措施概括为:“南天门、小市场、小自由、四大两”。

栗再温奔波了一个多月,摸清了基本情况。回到济南,他向省委写了详细的调查报告。省委召开会议,根据他的调查报告,制定了生产自救的计划和措施,并要求各级领导负责抓好此项工作。这些措施主要是:发放贷款,从全国各地收买菜籽,责成生产队种足种好蔬菜,给每个生产队解决一犋牲口一辆车;开放市场,允许社员买卖;允许社员利用房前屋后补瓜种豆;强调干部放下架子,到农村去,与群众同甘共苦度过灾荒;强调机关开荒种地,自力更生,减轻群众负担。

1961年,省直各机关团体在不与社员争地的前提下,开荒种地,进行副业生产。栗再温自购锄、锨、镢“三大件”,在院内种了南瓜、小白菜、茄子等,并亲自到省政府几个生产基地视察,同基地负责人研究生产项目。当了解到菜种有困难时,他写信从天津购来大白菜、萝卜种,还往平山老家写信要菜种,就这样当年使机关职工们吃上了丰富蔬菜。

为了保证春耕播种工作不出问题,防止农民逃荒外流,他千方百计稳定社会情绪。为解决群众的吃饭问题,他组织人员到海南、东北购回苜蓿、糖渣,号召农民因地制宜广开作坊,加工农副产品,渡过难关。他还深入群众,为他们解决疾苦,从而稳定了灾民情绪,保证了春耕的准备工作。

1961年开春以后,中共山东省委作出决定,为加强基层的领导力量,组织一批干部到农村去,带领群众开展生产自救。为此,栗再温在《大众日报》上发表了题为《发扬党的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的长篇文章。他在文章中阐述了中国共产党在不同时期,同群众打成一片,艰苦奋斗,从而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伟大胜利的历史经验,以此教育广大干部和群众,鼓舞大家战胜困难的信心。在省委的正确领导下,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恢复了生产,扭转了困难局面。1962年,山东省上交国家四万斤食油,八亿斤小麦。

 

1961628日至711日,河北东部,山东德州、惠民、聊城地区连降暴雨,雨量达573毫米。由于洪水猛涨,远远超过了原来的排水系统的承受能力。德州全部被淹,惠民、聊城同遭水患,公路冲毁,通讯断绝,三个地区,三个市共有1300万人受灾,有500万人口的住房被毁。在这紧急关头,栗再温和省委副秘书长高民携带电台,乘飞机察看灾情。在飞机上他看到的是一片汪洋和站在高处呼救的人群。他返回机场后,立刻请求部队支援。空军部队出动了10架飞机空投食品,海军部队动用皮筏火速下水救人。同时,栗再温立刻代表省委和省政府提出“保人、保畜、保家园,紧急动员抢救灾民,进行生产自救”的要求,号召全省人民和机关、部队紧急动员起来救灾。他时而到洪水滚滚的前沿阵地察看水情,时而到食品单位察看食品准备工作,时而督促卫生部门迅速派出医务人员给灾民防病治病。为了保证灾民生命安全,在移民中留下16万强壮劳力,动用所有排水工具排水救苗,重建家园;将老、弱、病残者运往泰安、临沂等6个地区进行安置。在这紧张的救灾战斗中,栗再温日夜奔忙在第一线,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没合眼,两眼红肿得像桃子一样。险情过后,同志们劝他很好地休息休息,他说:“不能啊!要办的事情还多着哩!”他向省委建议组织了慰问团,立即到6个受灾地区进行慰问。他深入到安置灾民的地区、市、县、大队了解灾民的吃住情况,发现问题及时解决,并号召当地群众和灾民团结起来,掀起生产自救高潮。灾民们说“栗省长为我们办了好事”,对他十分敬佩。

19638月初,华北、华东广大地区又遭受特大洪水灾害。山东境内多条河流受到洪水侵扰,金堤河、卫运河、马颊河洪峰流量猛增,水位陡涨,汛情严重。加之黄河洪水咆哮,山东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极大威胁。中共山东省委发出了全党全民紧急动员起来投入抗洪抢险斗争中去的号召。这时,国务院急电,为了确保天津、保定、沧州、京汉及京沪铁路安全,必须在黄河十二号洪峰到来之前,在德州地区“四女寺”破堤蓄水,把洪水放入“恩县洼”这个大洼区。省委遵照中央命令,决定由栗再温具体指挥这项工程,组成指挥部。88日,栗再温带领水利厅长江国栋、副厅长张兰阁及其它厅、局干部冒雨赶往德州地委。当晚召开紧急会议,研究破堤蓄水问题。参加会的有德州地委、专署及平原、成武两县的干部。会上,气氛十分紧张,意见分歧较大,大部分人认为陈公堤多年失修,近年修筑新堤未经考验,“恩县洼”蓄不得水。意见不一致,会议无结果。中央的指示要坚决执行,大家的意见也要考虑,为了统一思想,栗再温第二天带领大家冒雨查堤,进行实地考查。在现场继续召开会议,根据实际情况,经过认真分析研究,断定“恩县洼”可以蓄水。把大家的思想统一到中央指示上来以后,他当机立断,立即成立了卫运河和四女寺两个防汛指挥部,由地委书记傅爱农、副书记李向平负责,连夜抢修堤坝,由崔专员负责带领成武、平原两县干部疏散人口。经栗再温亲自督战,住在恩县洼的50多个公社,158个村庄,88000多人口,一夜撤完,无一伤亡。随后,北京部队派出一个工兵团前来支援,10日晚上完成了四女寺破堤任务。但由于洪水继续上涨,破堤口经不住猛烈冲击,出现塌方,泄水口由50米扩大到了70米。如果破堤口控制不住,陈公堤倒塌,德州一带几十万人民就会被淹。面对这一严重情况,栗再温心如火焚,亲临破堤口,在现场召开数次有技术人员、干部、老工人参加的会议商量措施。他冒着烈日,和大家一起结铁丝网,带头抡锤打桩。抢险队在他的带动下,冒着生命危险打下了85根木桩,采用两头下桩沙袋阻止的办法,有一定效果,但投下去的沙袋不时被冲走,杜绝不了塌方。栗再温立刻召开“诸葛亮会”,要求大家献计献策,终于找到了“钢索拉网”的办法,控制了破堤口的扩大。这时,水利厅长江国栋几次劝栗再温休息。栗再温不肯,他说:“这关系到几十万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事关重大。”就这样,栗再温在破堤口和抢险队伍同甘共苦坚持了77夜。经过40天艰苦紧张地战斗,完成了中央交给的任务,确保了天津、沧州和京汉、京沪铁路的安全。在这40天紧张的工作中,消瘦了许多。当时,全国各地送来了大批慰劳品,而栗再温连个西瓜都没舍得吃,全送给了抗洪的军民和恩县洼的父老姐妹们。水位下降以后,他又重返恩县洼帮助那里的群众重建家园去了。后来,他在给女儿信中谈到那段日子:“紧张时刻,有五六天没睡觉,如果搞不好,就到东海龙宫见龙王去了……一万五千人的军队,中央指定由我指挥,没有当过兵,指挥军队,这还是第一次。”字里行间没有胜利后的居功,有的只是责任。

1963年洪水过后,黄河入海口泥沙淤积,排水不畅,加重了防洪负担。中共山东省委提出要治理黄河,决定通过勘测作出长远规划,要化害为利,水、沙综合利用。1964年春天,大地还未解冻,年近花甲的栗再温带领30多名工程技术人员,开始勘察黄河。他们日行夜宿,从齐河县境内开始,沿黄河北岸往上,到达范县过河,从南岸的东明县开始往下,至入海口,共经20多个县,行程620公里,察民情,测水位,勘堤坝,观地形,风雨无阻,不足20天就完成了考察任务,给治理黄河提供了可靠的资料依据。紧接着,在当年秋天,为提高山东全省的防洪能力,使人民安居乐业,栗再温又领导了对山区的116座大、中型水库和2700座小型水库的重点检查工作,提出了加固防修意见,要求各级领导必须重视水库的防护维修,以免酿成大祸,并对万福河、洙河的疏通和三北平原的排水防涝也提出了长远规划。

 

栗再温在农村工作上,坚持以“因地制宜,全面发展”的方针指导农业生产,强调搞多种经营,活跃农村经济;对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特别重视。他不仅这样要求,也身体力行,多次深入农村,进行调查研究,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为度过困难时期,发展山东农村经济做出了贡献。

一次在德州调研时,栗再温看到德州地委大院里连棵树都没有,当即批评了地委的负责人,并让他们派人到河南省兰考县参观学习。在他的督促领导下,德州地委立即掀起了植树造林运动,当年就绿化了公路两旁。同时,在栗再温的督导下,惠民、聊城地区也开始进行了大面积的绿化,在黄河古道、徒骇河、马颊河、卫运河两岸的大沙滩造了许多防风林带,挡住了风沙的危害。在鲁北平原的盐碱地里栽了枣树和苹果,使黄沙漠漠的盐碱地成了风景优美的花果之乡。对山区的治理工作,栗再温指出:“必须有计划地治山治水,防止水土流失。”他要求山区在坡、沟、岭、梯栽种大量的栗、柿、梨、苹果、红果等果树,在山上栽种大量的松柏。在平原,他要求充分利用水多、湖多、池塘多的条件,发展水产业,使这些地区成为“鱼米之乡”。他还要求各地发挥自己的优势,充分利用当地条件,发展农副业生产。比如:在济宁地区倡导养小山羊;在烟台地区组织社员编织、抽纱、绣花等;在德州大力扶持德州发展养驴;在泰安山区和菏泽发展鲁西大黄牛。随着多种经营的发展,集市贸易很快活跃起来。

 

栗再温在山东省政府还主管财贸工作。他为山东省财贸事业建设付出了极大心血,在保障军民供应、繁荣市场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工作中,他创造性地提出财贸干部应树立政治现点、生产观点、群众观点。

树立政治观点,就是必须把党的方针、政策贯彻在实际工作中。制定具体工作措施时,要考虑是否对人民有利;是否对社会主义经济有利;是否对生产有利的原则。树立生产观点,就是要经常不断地研究了解工农业生产的需要。财贸工作只有根据各方面需要,组织货源,才能起到桥梁作用。树立群众观点,就是要经常不断地深入群众,了解群众生活工作学习需要什么商品,有什么要求,要心中有数。要一切想着群众,一切为了群众。三个观点,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一切为了人民群众。

对农村集市管理,中共山东省委、省政府要求做到“活而不乱,管而不死”。为了落实这一方针,栗再温每次到农村,都亲自“赶集”,注意观察集市情况,了解群众反映,研究如何把集市贸易既搞活,又管好。有一次他一大早就到了市场,边看边对秘书说:“就是这样,通过市场交换,调剂有无,度过灾荒”。他在卖旧鞋的大娘跟前停住问:“大娘,你这双鞋要卖多少钱呀?”大娘答:“你给八毛钱吧!”他笑笑说:“我随便问问”。回头对秘书说:“一斤盐一毛五分钱,八毛钱可买五斤三两盐,四口之家能吃两个多月”。沉默了一会又说:“毛主席说要关心群众生活柴米油盐,我们的工作没做好!”正说着,忽然看见一个小孩对一个卖油条的妇女说了一声“快跑!”那个妇女提起篮子就跑,可是没跑多远,就被一个穿蓝制服的追上,夺了她的篮子,带到市场管理所。不少看热闹的围了上去,栗再温也站在人群中。只见那个穿制服的,嘴里叼着纸烟,指手划脚地训斥那个卖油条的妇女。另外两个人把篮子里的油条拿出来,分成几份,用纸包起来。群众中有人说:“他们自己分了,真不像话!”栗再温此时表情严肃,好像在思考什么。不一会儿,两个分油条的人,见人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恼羞成怒地向窗外吼叫着:“有什么好看的,快走!快走!”人群散去了。栗再温在返回的路上心情沉重地说:“这样管法,管不死才奇怪呢!干部作风的转变是个大问题!”当晚市财办主任汇报工作,谈到市场管理人员不愿干,曾有人背后向他们扔石头。栗再温表示这种现象可能存在,但主要应从自身找原因。接着他讲了允许自由市场存在的目的,小商小贩和投机倒把的区别以及市场管理人员的作风等问题。他强调指出:解决好上述问题,才能做到“活而不乱,管而不死”。

 

1964年秋天,根据中共山东省委安排,栗再温带着赵国栋、马忠毅、崔凤舞等十几名干部到鲁北平原齐河县,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他主张到最穷困的大队住下,摸出点经验。于是,他们一行住进了焦庙镇姜堂大队。姜堂大队是黄河北岸有了名的落后地方,社员生活非常苦,许多人背井离乡,逃荒在外,家家连院墙都没有,村里破烂不堪,十分冷落。栗再温住在社员马有功家一间没有门窗,只有一个通风口,从来无人住过的屋里。同行的干部们要给他换一间房子,他说:“哪儿都是一样住嘛!” 

在与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中,他总是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在劳动中,一些同志见他年岁大了,怕他吃不消,劝他休息。他总是笑哈哈地说:“我能干,干点好!”他和群众一边劳动,一边唠家常,从农活的耕、种、收,谈到柴米油盐,什么都讲。社员们感到他很亲切,都把他当成知心人。他串遍了各户的门儿,走遍了村里所有的土地,对这个村过去的和现在的政治、经济、群众生活和干部情况,都了如指掌。栗再温对村里的情况作了全面的实事求是的分析研究后,主持对犯了错误的干部按照党的纪律原则慎重作了处理。同时,选拔了敢于坚持党的原则,有实干精神,有组织能力,在群众中有威信的复员军人马有柱担任了党支部书记,组建了新的大队领导班子。新的领导班子建立以后,开始着手解决社员群众的吃饭问题。栗再温亲自和长青县联系,拉来5万斤薯干,组织社员办起了粉丝加工厂。粉渣除补助人吃外,还养了猪。粉丝很受欢迎,畅销市场。接着栗再温又帮助村里开办了豆腐坊、草席编织厂、草帽厂等副业,群众生活有了着落。生产情绪高涨起来以后,又举办了文化站。栗再温利用文化站,组织社员一起学习中央关于“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的指示,给社员讲生产技术,教社员学文化、学唱歌。姜堂大队变了,变得朝气蓬勃,欣欣向荣了。这年春节到了,那些外流人员纷纷转回故里。栗再温建议发放副业款,让社员办年货,添新衣,再杀几口猪让大家高高兴兴过个年。

由于调动了农民群众的积极性,姜堂大队第二年就打了个翻身仗,由上年亩产二、三百斤,一翻成了五百多斤,农民口粮也由二、三百斤,翻成了五百斤,还给国家上交四万斤粮食;第三年上交十四万斤粮食,变成了全县有名的红旗大队。

19658月,栗再温从姜堂大队搬到山区的泰安专区泰安县无梁殿大队蹲点。无梁殿人无粮吃,所以大家又把它叫成“无粮店”。这里的人们实在讨厌透了这个不吉祥的村名,便把它改成“梨园村”。村名改了,但穷困的状况没有改,这个村的人们别说吃饱肚子,连吃口水都困难。栗再温到这里以后,经过调查,认为穷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没有水源,二是对本村的山川土地缺乏科学的安排。他为了找水,带领干部踏遍周围的坡坡岭岭、沟沟岔岔,访问了许多老人以后,决定开山挖井。他组织人员回济南从汽车库里找来废钢铁,又从泰安县收购站运来废钢钎,开炉打铁造工具,经一个冬天的苦干,打了4眼机井,引了3股山泉,解决了村民的吃水问题,还使一部分旱地变成了水浇地。第二年春天一开春,他就和村干部一起研究制订规划,对全村土地按坡上坡下、山川沟谷等不同地形进行分类,哪里种田栽树,哪里种草放牧,都做了具体安排。经过一年的努力,获得了农、林、牧大发展,很快改变了无粮、无水的面貌,真正变成了一个果实累累的梨园村。但是栗再温对此并不满足,又在梨园村发起了轰轰烈烈的扫盲运动,举办各种类型的技术训练班,提高人们的文化水平,培养技术人才。然而,“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栗再温奉命回省委主持工作,全村男女老少依依惜别。(待续)

 

注:本文摘自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河北省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栗再温传记与年谱》一书。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