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风范长存
日期:2012-10-12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栗再温(1908.3.13—1967.2.17)

 

风范长存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栗再温忍辱负重,坚守岗位。他主持山东省委工作,既要抓全省工农业生产,还要忙于接见造反派、红卫兵,身心俱疲;他为保护国家重点文物被造反派批斗,悲愤成疾。当省委被造反派“夺权”后,为维护党性原则,他用生命进行坚决的抗争,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风范。

 

 

“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初,栗再温对毛泽东发起的这场运动不理解。他认为批《海瑞罢官》是学术争论,所以还和往常一样,不失时机地抓工农业生产,满心期盼着把山东省的经济建设尽快搞上去,使山东人民的生活尽快好起来。然而,随着事态的变化,他的良好愿望未能实现。

1966822日,新华社报道首都红卫兵向传统的文化习俗发起攻击的消息后,山东省各地红卫兵迅速走向社会,向所谓“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四旧”)发起攻击。这一行动,逐渐造成极大的声势,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极大混乱。

此时,主持省委工作的栗再温处境十分困难。他一方面要抓全省工农业生产、军民生活供应,同时还忙于接见来访和串联的造反派、红卫兵,昼夜忙得不可开交,身体感到极度疲劳。

19669月初,北京师范大学的红卫兵头头谭厚兰带领“十万红卫兵”分两路直奔山东点火串连,一路到曲阜,一路到济南。到济南的一路要中共山东省委承认他们砸烂“孔家店”,批判孔老二是革命行动。栗再温想:农业刚刚好转,日子稍微好些了,不知有些人又要干什么?他不但没有承认他们所谓的“革命行动”,并且代表省委提出“国家文物要保护,墓不能挖,碑不能砸,孔府更不能烧”的意见。结果,红卫兵强行把他抓到了曲阜。1017日,红卫兵召开十万人大会,威逼栗再温表态。栗再温在大会上说:“孔府、孔林、孔庙从战国到现在已经两千多年,是历史文物,它说明我国是文明古国,这是我们国家的骄傲,国务院有保护文物的明文规定,不但不能砸,而且要保护。”不等他说完,红卫兵头头一掌从桌子上把他推了下来,当即宣布栗再温是地地道道的“封资修黑货”、孔老二的得意门生、十足的黑帮,就地召开了批斗大会。批斗会一直折腾到天黑才散。中共曲阜县委、县政府负责人和好心群众,不忍心让他在这里继续挨批斗,冒着危险将他抢送回济南。由于几天几夜的批斗,精神高度紧张,引起胃疝,他回去后吐了血,难以进食,身体极度消瘦下去。

11月初,北京红卫兵撤走,曲阜师院的红卫兵到济南搞绝食运动,逼迫中共山东省委表态。栗再温挺身而出,担着风险,戴着罪名,抑制着内心的悲痛,耐心做红卫兵的工作,直到把他们送回曲阜。

1967128日,青岛市副市长王效禹率青岛市赴省夺权代表团一行22人到达济南。23日,以王效禹为首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大联合革命委员会”,在山东省体育场组织集会,宣布夺取了中共山东省委、山东省人民委员会的大权。他们在《给毛主席的致敬电》中说:前山东省委、省人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长期以来,推行了一条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他们反对突出政治,反对毛泽东思想挂帅,鼓吹阶级调和,大搞物质刺激,反对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实行资本主义复辟。同时宣布,他们夺回了被前省委、省人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所窃取的党、政、财、文大权,成立了山东省革命委员会。之后,王效禹要求省级领导站出来支持这个“夺权”。

当时身体极度虚弱的栗再温正在家养病,他的秘书来把“夺权”的情况向他讲了,也希望他写个声明站出来。栗再温没说话,随后秘书替他起草了声明,他看后把它揉了说:“一切事情都是常委会集体讨论决定的,这个声明让我自己来写。”在此后的几天几夜里,他在屋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不停地抓头皮,写了几次都搓揉了扔在地下,还反复对家人说:“这个夺权中央没点头,中央没点头。” 

由于栗再温坚决抵制了王效禹等人的“夺权”,1967217日,栗再温被迫害致死,时年59岁。

历史终究是公正的。19794月,中共山东省委决定推倒林彪、“四人帮”及其在山东的代理人王效禹强加给栗再温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予以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并批准栗再温为革命烈士。

1979413日,中共山东省委、山东省革命委员会在济南英雄山革命公墓礼堂为栗再温举行了追悼大会。悼词指出:栗再温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

    

1927年入党到1967年被迫害致死,栗再温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了整整40个春秋。他经历过严酷的地下斗争的考验,领导过学生运动、工人运动、农民武装斗争、贸易工作、经济工作、农村工作……在党的教育和培养下,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出身的知识分子,逐步成长为党的高级干部,用自己的智慧、汗水、热血和生命,为党的发展、人民的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大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实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人生理想。他无论从事什么工作,无论职位高低,也无论遇到怎样的挫折和困难,都始终坚持党的信仰,牢记党的宗旨,坚定地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忠实地维护党和人民的利益,用自己的一生践行着入党时的誓言。他不屈不挠、勇于牺牲的斗争精神,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工作作风,他艰苦朴素、廉洁自律的思想情操,他深入群众、执政为民的公仆情怀,为后人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                                                  (全文完)

    

注:本文摘自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河北省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栗再温传记与年谱》一书。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