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北战斗 夜袭党城
日期:2022-07-06           来源:河北党史网


1938年秋季,侵华日军在“南取广州、中攻武汉、北围五台”的作战计划下,准备对晋察冀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扫荡”。为粉碎日寇的“扫荡”,晋察冀军区集中力量,准备粉碎敌人的进攻。

9月25日,冀中独立第四团接到晋察冀军区命令,调往平汉线西,配合晋察冀三分区作战。有的战士故土观念很重,不愿离乡,但经思想动员后,愿意奔赴冀西。“哪里有日军强盗,哪里的群众就遭殃,我们就应该出现在哪里。到路西去,是上级交给的任务。作为战士,我们应该坚决执行命令!”

当时,铁路沿线各个车站均被日军控制。针对此种情况,独立四团决定趁夜间在望都和清风店之间穿过铁路。接下来,独立四团又拟定了支援人员和留守人员名单。支援人员3700余人,留守人员1000余人。去往冀西的人员有团长许佩坚,副团长兼参谋长田同春,一营营长周万银、教导员齐亚平,二营营长宋文灿、教导员孙江,三营营长王殿臣、教导员宋同柚,特务大队队长张春和等。

1938年10月2日下午,部队出发。副团长兼参谋长田同春下达了命令,要求行军中保持肃静,传递命令要清楚。10月3日黄昏,部队隐蔽到清风店与寨西店之间距铁路十里左右的地域。大概夜里九点左右,部队分成四路纵队开始穿越铁路。部队通过三分之二时,被敌发现,敌人开始向部队射击。警戒部队采取了左右侧击敌人的办法,转移了敌人的火力,大部分安全通过,只有一小部分被铁甲和炮火隔断,后来他们转移到原定的第二地段才得以通过。至10月4日凌晨一点,全部战士越过平汉线。后经北罗、西大洋、白合等宿营地后,于10月6日到达唐县迷城村,陈漫远司令员宣布冀中独立第四团从此编为晋察冀三分区独立第四团,任命从别的部队调来的金钟同志为政委,其他任职不动。

后来,部队到曲阳驻扎。来到曲阳后,独立四团战士逐渐适应了山区的生活习惯,在部队统一训练下,学会了爬山,充分认识到山地游击战是战胜敌人机械化部队的有效办法。在两个月的时间里,独立四团先后进行了老姑村、十八盘、百花山、娘子神、和家庄、三会、武家湾、王林口、尖地角、树沟、燕川、套里、岗北、党城、灵山、平阳、西大洋、五丈湾等30余次战斗,共击毙日伪军上千余人,独立四团伤亡200余名。独立四团在战火中得到了锻炼,山地作战能力逐步提升。

秋季“扫荡”失败后,冀西之敌占领了党城,修筑了据点。当时,独立四团驻野北村一带,距三分区司令部驻地套里村十几里。野北村东、西、北三面环山,易守难攻。1938年12月至1939年正月,独立四团曾多次主动出击党城之敌,党城之敌非常恼火,曾20余次向野北进攻,但都被独立四团打出了野北。野北村民说,有独立四团在,晚上能睡安稳觉,分区首长多次表扬独立四团。

1939年腊月初七上午,独立四团接到命令,十二大队要在第二天来野北村换防,独立四团另有任务。接到任务后,团长许佩坚、政委金钟、副团长兼参谋长田同春召开营以上干部会议,宣布了换防命令。当时,一营驻岗北村,二营驻燕川村(现已分成东、西燕川村),三营驻狼窝(今灵山镇政府西北不远处),特务连及直属队驻野北村。

虽然换防是秘密行动,但由于装备上了骡子,平时借用老百姓的东西也都送还了,一些战士还暗暗跟房东告别,这样一来,消息走漏出去了。

到了傍晚,田同春命令侦查参谋王振江带领一个班逼近党城进行侦查,以防敌人偷袭。正在部队熟睡的时候,王振江气喘吁吁跑来报告,敌人包围了野北村。原来,王振江在灵山小酒馆喝酒,根本没去党城侦查,敌人直向团部扑来,第一枪就打到团领导住的房子里。趁着警卫连阻击敌人,团长许佩坚、政委金钟与参谋长田同春蹲在窗下商议,决定每人带特务连一个连,分头突围,另派出三名通讯员分头通知各营:团部已遭袭击。如果也遭敌包围,要设法突围,保存力量。

田同春带领180多人三进三出,接应同志。先掩护宣传队突围,后掩护政治处主任王之平等机关干部突围,在第三次返回村里接应团长时被敌围住,撤到村东,一条绝壁挡住了去路,他大喊一声“跳”,战士们相继跳了下去,有几个同志当场牺牲,有的受了伤。等突围出来后,田同春带领的这股战士只剩了70多人。

田同春带领战士顺着山沟向南摸,想去岗北与一营汇合,但山口(即杏子沟村村北的小山)已被敌人封锁,冲了几次也突围不了,田同春只好带领战士沿山根往北摸。这时,东方开始发白,天快亮了,一起突围的只剩50多名战士了。考虑到天一亮,突围难度更大,田同春组织了一个尖刀班,决定爬上山坡与敌人战斗。敌人没有想到我军战士敢冲上山,只安排一个班在山上驻守。趁敌人围在一起烤火取暖之际,尖刀班一个手榴弹就送他们上了西天。但响声惊动了周围敌人,不久之后,支援之敌黑压压一片包围上来,天上又出现一架敌机疯狂扫射,我部队伤亡很重。战士们勇敢地同敌人进行肉搏战之后,只剩下田同春和17名同志了,所剩子弹也不多了。生死存亡之际,田同春突然想到小山之下有座小煤窑,于是带领大家找到了一个井口,大家一个接一个抓着绳子下到了井底,钻进了巷道。敌人往井下扔了手榴弹和炸药,但谁都不肯下井搜索,战士们躲过了一劫,不过,因为绳子被炸断了,我军战士根本爬不上来,只好在井下等待。等了一天一夜后,才被下井的矿工们发现,才被用辘轳从井底吊了上来。

在这次战斗中,政委金钟率一个连突围成功。

但团长许佩坚带领特务连一连突围到岗北山上后,被敌人围住,因寡不敌众,伤亡很大。许佩坚大喊一声,“同敌人拼呀”,端着刺刀冲入敌阵。战士们紧跟团长,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许佩坚把身上带的十几枚手榴弹投向敌人,敌人一片片倒下去,但他本人受了重伤倒在地上,警卫员要背他走,他让警卫员不要管自己,赶紧撤离。在他把最后一颗子弹射向敌人后,壮烈牺牲了。

独立四团这次伤亡很大,伤亡300余人,除了团长,三营营长和特务营营长也壮烈牺牲。派出去报信的3名通讯员,两名牺牲,只有一名跑到了燕川村。得知团部被袭,二营营长宋文灿立即组织部队赶往野北,对敌人实行反包围,打死敌人30余名,获轻重机枪各一挺。

军区在三分区驻地套里村为团长许佩坚及其他殉难烈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战士们心里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报仇!

独立四团在分区首长的指示下,认真总结了教训,导致这次重大损失的主要原因是轻敌情绪作祟,封锁消息不严,导致消息泄露;其次就是王振江严重失职。本应对他严惩,但念他冒死回来送信,副团长兼参谋长田同春决定免他一死。后来这个侦查参谋在夜袭党城时,发挥了作用。

独立四团通过野北老乡在党城的亲戚,了解到敌人在大搞庆功活动,在征得分区首长同意后,决定趁敌不备,夜袭党城。

腊月十一夜里,在把村口巡逻的两个鬼子哨兵干掉之后,战士们摸到敌人大队部。一位名叫“李国瑞”的排长把十枚手榴弹捆在一起,爬到房顶上掏窟窿,敌人发觉后,疯狂地对外打枪,但李国瑞终于掏开了一个洞,把手榴弹塞了进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敌人的大队部飞上了天,李国瑞与敌人同归于尽,壮烈牺牲。

没了指挥,敌人慌作一团,只好四处逃窜,独立四团则越打越猛,乘胜追击,把敌人赶出了党城。为防敌人进行报复,我军迅速打扫了战场,清点了物资,撤回了野北。在这次战斗中,独立四团毙伤敌人400余名,缴获大量军用物资,鼓舞了部队士气,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因前来换防的十二大队在野北之战中受损严重,三分区决定,停止换防,仍由独立四团驻守野北。

从此以后,独立四团吸取教训,百倍警惕,刻苦进行军事训练,帮助当地农民种地种菜,深受当地百姓拥护。当地青年纷纷参军,队伍很快壮大起来。

1939年9月,晋察冀军区把独立四团与十二大队合编为晋察冀军区第二十团。合编后,部队在阜平平阳一带进行了一个时期的正规训练。到1940年,该部队参加了百团大战,发挥了重大作用。

许佩坚(1908—1939),河北饶阳县寺岗村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七七事变”前,组织了饶阳义勇军,后改为饶阳人民抗日自卫军。“七七事变”后,该部队编为河北游击军第一路军,许佩坚任总指挥。1938年5月,冀中军区成立,该部队编为冀中四分区独立第四团,许佩坚任团长。1938年,许佩坚带领部队移驻曲阳野北一带,所率部队编为晋察冀第三军分区独立第四团。独立四团先后进行了30余次战斗,共击毙日伪军上千余人。1939年,许佩坚在野北战斗中壮烈牺牲。

 2015年8月,许佩坚入选著名抗日英烈名录。


(来源:张文玲,根据《晋察冀三分区独立第四团团史》摘编改写)


[  编辑:苏静    孟文倩(实习)      责编:郭小丽 ]
0
[关闭窗口]